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封門村”是中國第一鬼村

封門村1963枕邊鬼臉靈異事件更被稱作“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之一”,因其逆風水學的村舍建築自敗風水,人鬼混居住、人死不出村的奇特葬俗,以及不拜神反拜佛、供奉官偶的另類崇拜,三大邪俗使封門村陰氣太重,產生各種靈異事件,停屍棺之迷,太師椅之謎,靈異照片之謎、夜半抓痕之謎、發燒之謎,而其中1963封門村枕邊鬼臉靈異事件最為著名。

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

1963年,有三個鄭州來的青年慕名封門村的奇特村舍和風光,帶著畫架來封門村寫生。進村後,住在一座死過一家三口的村屋中,接連撞見鬼臉和邪事。

經常聽見半夜有孩子在外面喊媽媽~媽媽,但出門看時,房屋周圍空無一人。除此之外,三人相繼做了同樣的噩夢,半夜有鬼爬上床。有一天,其中一人在白天打開衣櫃找衣服,突然尖叫一聲昏厥在地,醒來之後稱自己看到衣櫃中的衣服後面藏著一張鬼臉,竟然和自己夢到的鬼臉一模一樣。其他人翻衣櫃去找,並沒發現什麼奇特之處。當天,暈倒之人便發起了高燒。

而此後第二天,又有人夢見鬼臉,驚醒的時候,聽見外面院子裡有譁啦譁啦的水聲,於是趴在窗子上看,月光下,看到有個女人的背影一絲不掛地在院子裡的水井旁洗澡,用水一瓢一瓢沖自己的身體,年輕人正驚奇納悶,突然那女人回了一下頭,衝著他詭異的一笑,縱身一躍跳進了井裡。叫大家去看時,發現井水水面平靜,並沒有漣漪波瀾。而井邊石台乾燥,盆子和瓢也乾幹的,並沒有沾過水。

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雙魚玉佩

在六十年代初期,羅布泊發現了一個古城遺址。去過那裡的人要麼死了,要麼瘋了。不久,就發生了十年動亂,直到文革結束以後,國家才重啟調查。在調查中他們最重要的一個發現:雙魚玉佩。為什麼叫雙魚玉佩?不是因為外形,而是因為研究人員在實驗室裡初次發現它靈異的功能時,是用一條魚做實驗的時候,玉佩突然啟動,一條完全

相同的魚被複製出來!

今天看來,“雙魚玉佩”裝置可能是一個“超人類文明的時間機器或物質轉移裝置”,極有可能是用於某種物質的超距離輸送及復制。當複制出一條魚後,科學家們感到很驚奇,為了證明復制的魚和原始的魚之間的關係,科學家在魚的一側作了標記,結果復制出的魚也有這個標記,不過位置是相反,與中國的陰陽太極魚的陰抱陽、陽負陰的藕合結構異常相似。兩條魚在同一時刻的動作完全不同,就像是兩條不相干的魚在游動。

為了證明魚之間的關係,科學家把其中一條魚注射了毒藥,這條魚很快死了,但奇怪的事出現了,另外一條魚仍然活著!但在七小時後這條魚也死了,於是證明了這兩條魚之間的關係仍然是同一條魚,只是經過玉佩裝置的功能,呈現了兩條處在不同時空狀態下的不同狀態。從魚都死亡的時間延續上說,這個裝置往返另一個未知物質空間的時差在7小時,天知道那是什麼世界……由於這個神秘事件的出現,極大的震撼了中國的科學研究方向,因此在八十年代中葉出現了氣功熱,人體研究熱,如嚴新、柯雲路等。不過那些人都是騙子和神棍。真正的這些東西是少數幾個國家雪藏的頂級秘密,因為據說從其中預示的人類未來命運結局來說,保密比公開更為妥善。

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95成都殭屍

據說府南河剛改造好的頭幾年很多人跳河自殺,河水也並不深,水也不急,但是有些人不小心掉進水了裡就被淹死了。後來成都盛傳府南河鬧殭屍,電視台都出來闢遙了的。

據當時內部可靠消息,其實掉下去的人不是淹死的。他們被打撈上後均發現身上有嚴重灼傷的痕跡,也就是被燒死的。有關部門還派人調查過。不過調查不出什麼也只好不了了之了。

“殭屍這個事喃.是轟動咯全四川的,當時我在讀5.年級撒.非嚇人的.據說殭屍還扮成人樣子..坐火車到處跑..看到你合適按就咬你1.口.我天天放學只有那麼怕遇到起咯”(此為引述)

時間大概是公元1995年,在成都的八零後應該有印象,突然有一天班裡開始流傳這麼一個故事: 成都市考古隊在武候祠附近挖到3具古屍,清朝的.由於監管出了點差錯,1夜之間3具古屍不翼而飛!!!!!後來又出現了5具殭屍,專咬人頭,沒咬死的就變殭屍.最後是出動解放軍,用火焰噴射器燒“死“的.

另外一說是傳說殭屍來自青城山九老洞(這是不作為景點對外開放的)頭跑出來的,還在裡面找到N多白骨.還有一說是陴縣(成都的一個衛星城)挖出來的,還有1說認為是從十陵挖出來的.至於殭屍的處理還有一說是說軍方出動了激光部隊費了很大勁,掛了很多人才搞定的……

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上海吸血鬼

傳說上海郊區某生化研究所試驗失敗某生化學家必須靠血液才能維持生存作案數次。為了逮捕它犧牲了2個警察全部被吸乾鮮血最後一次出現是在虹口公園。上海的八零後都記得那時班級裡面,有掛十字架的、掛大蒜的、戴十字架手鍊的都有。95年下半年鬧的,那個科學家姓凌,具體叫什麼名兒記不清了,是北京遠炎藥業跟上海一家​​外資合搞的研究所請的研究員,好像在德國拿過博士,挺有實力的。

吸血鬼後來路過四平路一帶,喝了好多老鼠血,很多人懷疑他其實不想殺人。

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華航空難錄音

廣州日報7月8日報導,台灣屏東有人在“華航”空難頭七前一日(5月30日)收到神秘手機留言,歷時一分鐘的留言中有男人的嗚咽聲及海浪聲,以為是“華航”空難死者的“靈界留言”。他將留言轉錄成數碼檔案,電郵給朋友後,經一個月左右,有關留言傳遍台灣,甚至有死者親友聯絡他,說聲音像是在空難中遇害的父親的朋友。留言一開始是留言信箱報時,之後是長達10秒鐘的男人嗚咽,咬字不清,之後是10秒的啜泣,然後是數聲的“為什麼?為什麼?”接著是一串海浪聲,最後以模糊的男聲作結。

收到留言的張先生表示,他當初收到這段古怪留言後曾與電訊公司聯絡及報警,不過都不得要領。他為了求證是否

來自朋友間的惡作劇,於是將留言電郵給兩位朋友,之後這個“華航空難罹難者留言”就在一個月內傳遍台灣。

由於電郵附上他的聯絡電話,於是每天都會有一二十個電話和張先生研究留言。有人表示聽到留言者說“不要,我不要死,不要死在這”、“我怎麼會在這”、“我怎麼會那麼衰”等,也有人表示是死難者的親屬,指留言的聲音與空難中遇害的父親朋友的聲音相近。

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林家宅37號

林家宅37號神秘事件之謎——1956年武寧路發生一起滅門血案。接電話的刑警趕到現場卻沒有人,只剩下滿地的血。後來懷疑一名叫葉先國的人殺害了妻兒,最後抓獲此人拍X光照時卻發現他沒有腦組織。林家宅37號後來改建成了所謂的2萬戶房子就是工人新村,但是事件卻成為轟動中國的靈異事件,也沒有就此結束。

後來,才知道原來林家宅主人也是一貫道護法,並且看起來三十多歲房主葉先國至少已經七十多歲了,並且越長越年輕。費盡周折,葉先國終於落網,但是此時他已經瘋瘋癲癲,這個案子畢竟已經進行了快三年,葉先國先後被進行了三次不同層級的精神鑑定,在一次照x光中,當時在場的人差點都嚇個半死,因為葉先國竟然沒有腦組織。一個沒有腦組織的人根本就不是人的概念,葉先國到底是什麼東西。

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重慶紅衣男孩

54歲的農民工匡紀綠從江北趕回巴南區東泉鎮雙星村高石坎,為上住讀的兒子送錢。家裡正門、側門緊閉,平時從來不開的後門卻虛掩著。從後門進去,眼前一幕讓他大驚失色:兒子身穿紅色的花裙子,雙手、雙腳被繩子結結實實地捆著,腳上還吊著一個大秤砣,雙手被掛在屋樑上,早已死亡。

凶手先把男孩制服,給他穿上鎖魂紅衣,繫上墜魂砣,這就是留魂。再把男孩殺死,並用分魂針插入他的頭頂,這是瀉魂,估計凶手應該帶有裝魂魄之類的道術法寶,比如葫蘆,盒子之類的裝魂之物。最後再掛在樑上,因為按道術的說法,魂魄是不可能完全取淨的,所以必須讓他離開地面(離土),掛在樑上是因為木代表生命,有引魂的效果,這樣才能把孩子的魂魄取淨!

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貓臉老太太

說在哈爾濱道外區(我記得是道外)的一個老太太,和兒媳吵架上吊自殺了,自殺後被穿好壽衣安置在棺材裡。這時候老人家養的一隻花貓,從老人的遺體上跳了過去,落地後就不動了,老人豁地坐了起來,半邊人臉,半邊貓臉,老人的兒子當場就嚇傻了,老人起屍後,把自己的鄰居抓死了,她兒子趁著這斷功夫撒腿跑了,邊跑邊嚎:” 我媽詐屍啦“,農村睡覺都早,晚上更是安靜,說來也奇怪,要是在平時,有個人半夜那麼大聲叫,狗肯定也跟著汪汪叫換,但今天晚上,沒聽見狗叫,只能聽見狗兒改那直哼哼……

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廣九鐵路廣告

轟動香港的93年廣九鐵路廣告!大概是最多人親眼見鬼的事情了~九廣鐵路廣告鬧鬼事件導演深夜看電視重播舊片,發現九廣鐵路廣告出現以下詭異的畫面,7個小朋友肩搭肩玩火車遊戲,隊伍中最後多了一人……不久後,被搭肩的小孩死了……廣告馬上停播,但是媒體還是轟動了很久。

這是一件真情,因為房東住在深圳這個廣告我看過,但沒有註意那麼多,確實只是播放很短的一段時間就停播了。當時看的時候,雖然什麼都沒看見但是氣氛確實很陰的感覺……下面有完整的該電視廣告下載,下面是廣告截圖,如果沒有換人,好像右上角的那個穿黑色衣服的男孩是多出來的,好怕怕就是下面一排小孩對應的第五個,那個看起來很怪的小孩,如果是廣東那邊的朋友應該是有印象的,當時很是轟動的說。

我看到圖的時候也有種莫名的壓抑感,難道……報導說是七個孩子參與了排片子,

可是從上面的圖片看,的確是有八個孩子!但是,更加意外的是,我反復比較錄影,發現實際上錄影中出現的是9個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覺得廣告氣氛真的很詭異!

建國初期十大靈異事件北京330(375)公交車

可能是92年冬季的事吧,因為是在93年傳遍京城的,經過如下:

一晚間末班車375路,由於是寒冬時節,車上人甚少,除司機售票員三人外僅有乘客三四名,其中有一位小夥子,坐在單排座一側,他後面坐了一位老大爺,其他人不詳。

夜已深了,天又冷,路上都沒什麼人,車子很多站都是放空。後來行至某一站,(我聽到的版本中就沒有講是哪站),上來三個人,都穿著很長的軍大衣,捂得嚴嚴實實的,中間一人似是喝醉了酒,頭耷拉著,左右的兩人架著他的胳膊才上了車,然後就一起坐到最後排去了,還是喝醉的那人在中間,耷拉著頭。

車子繼續前進,走了沒一會,先前那個老大爺忽然一把抓著小夥子說:“你偷了我錢包!”小夥子莫名其妙:“沒有啊!”老大爺抓著他不放:“你偷了我錢包,還我錢包!”小夥子耐心的跟大爺辯解,確實不是他偷的,可是那老大爺不依不饒,說不交出錢包就揪他去派出所。。。車上就這樣鬧翻了天,連售票員都過來勸,看那小夥子不像壞人,說話又條條有理,售票員就勸大爺好好想想,也許真不是他偷的呢。可那大爺不依不饒,就只是叫著要上派出所,並且叫司機立即停車,說離派出所不遠了。

司機售票員都煩了,說就讓他們去派出所吧,於是也不等下一站了,立即停了車,放下兩人,老大爺死抓著小夥子,小夥子百口莫辯,稀裡糊塗被拽下了車,車又立即開走了。

小夥子看著遠去的公車,氣不打一處來,這可是末班車呀。他氣憤地對老大爺說:“您怎麼這麼不講理呢?”老大爺這時卻很平靜,全沒有了車上的樣子,他說:“小夥子,你謝謝我吧,我救了你一條命呀。”看對方一臉迷惑,又說:“你看見後來上車那三個人沒有,你知

道其中有一個是死人嗎?他們上來時,我注意看了,中間那個人的雙腳是懸著的”。

當夜,那趟末班375沒有回到總站,車上的人全失蹤了,第二天這輛車被發現翻在了郊區某條路邊的溝裡,車上人還在,司機,售票員和乘客全死了,並且他們的脖子全部被人扭斷。但是,沒有那三個穿軍大衣的人。

這件事不知是真是假,當時在北京流傳的盡人皆知,也許有不同的版本敘述有些出入,但大致就是這樣了。市民中人心惶惶,以至於報紙上不得不闢謠,說此事純屬編造,可又怎麼會引起那麼大恐慌呢?

375走學院路,經過清華北大,很多高校都在它的行經路線上。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