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il protected]匿名用戶:

說一個發生在我身上真實的事情吧

我上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爸爸去世了。我爸爸最疼我,我整個人那會都變了,不當著人面哭,晚上自己偷著哭。小時候有寫日記的習慣,我會把我想說的話都寫在日記裡,有時候還會寫一些“爸爸如果你能看到,在我日記本最後一頁寫幾個字”。連著大概幾個月,每晚都夢到爸爸還活著,可能父親也不想丟下我們這麼早的走。那會五七或者七七的時候會去十字路口燒紙。他們說,燒完之後要拍拍膝蓋,往家走的時候不要回頭。我那會很想爸爸,我想讓他回來,所以我總回頭。後來有的時候媽媽和我身體有時候會不太舒服,我媽那會就去請了符,放在家裡很多地方,還叫我帶著一個。我怕我爸會受傷,我找出來全扔了。那會上課或者走在路上,有時候會感覺全身發麻。我特別想爸爸回來,媽媽搬了很多次家,爸爸也許找不到家了,想著就難受,爸一直沒有看到過回來的跡象。直到上高中後。。。

有一年過年,我們一家三口在現在住的那個單元樓裡住。這棟單元樓1樓到5樓沒有別人住進來,只有1樓和2樓我們自己住。我有一個親哥哥,家裡只有我們三個人住。

這天大概是初三或者初五,下午的時候我在電腦桌那玩電腦,和一個朋友聊天,我媽在對面房間睡覺,我哥在樓下吃飯。我哥找不到東西叫我下樓,我跟我這個聊天的朋友說,我出去一趟,一會說。然後我就下樓了,和哥一起吃了會,大概半小時後上樓回到電腦桌前,看到我這個朋友頭像在閃爍。我點開,他問回來了嗎?我說回來了,他說剛剛你爸爸跟我聊天了。我!!!!!

我說不可能,我爸去世五六年了。(他不知道我爸爸去世的事情,我那會避諱談到父親,不願意讓別人知道,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他嚇到了,他說你看聊天記錄。我看了一下,真的有對話:朋友:回來沒?爸:你好,我是他爸爸。朋友:叔叔您好!爸:你們是什麼朋友?(這個朋友是我表姐的同學,我們也不熟就隨便聊天)朋友:就是普通朋友爸:平時多照顧一下TianTian(我小名),叔叔謝謝你朋友:嗯!肯定的!叔叔放心!爸:好的,再見朋友:叔叔再見

具體的聊天記錄我想不起來了,大概意思就是這樣,我當時問了我媽我哥他們誰也沒有碰過這個電腦。我爸真的回

來過,我真是失聲痛哭啊、我爸這麼多年了還放心不下我,想託別人來照顧我,一個父親,自己不能愛自己的孩子多痛苦,我不想讓爸爸走,我想看到他,我想抱抱爸爸,我想告訴他我愛他。但是,我看不到他。我從來沒去看過什麼半仙,通靈的人,我怕那些人傷害到父親的靈魂。我平時會寫日記,日記裡和爸爸聊天,以前看過一個說法,說人死以後靈魂在世上是有能量的,但是這個能量會像電池一樣慢慢減少,能量少了在人間會很痛苦,我心疼爸爸,怕他痛苦。所以我在日記裡告訴他,我長大了,可以照顧自己,很堅強,自強自立自尊自愛,告訴他可以放心了。去開始新的生活。

後來好久以後,做過一個夢,夢裡爸爸有了新的家庭,新的老婆孩子,我看到他的孩子,心裡有些羨慕,能享受到我老爸的父愛,但是我很開心,爸爸可以安心幸福的在那邊生活。

我也會在人間努力的幸福生活。

#[email protected]匿名用戶:

高中有次午睡,鬧鈴響了,卻怎麼也起不來,費了很大力氣,眼睛才能睜開一條縫。。。我艹,看見床頭站著一個穿黑衣服的女人在梳頭,頭髮很長全披散在臉上,跟貞子一樣。眼睛看房間裡東西都很模糊,唯獨這個阿飄很清晰,然後我不受控制開始數她順頭髮的次數,一下,兩下,三下。。。突然,我看見已經去世的奶奶走上來,對那個女鬼破口大罵,夢裡聽不見罵得什麼,但是從奶奶表情看是非常憤怒和生氣,那時候奶奶去世三年了,期間做過很多關於奶奶的夢,夢裡她的臉都是黑霧籠罩看不見。那次我居然看清了奶奶的臉,一邊罵那個女鬼,一邊推搡它。忘了那個女鬼是怎麼消失的了,一轉瞬,房間只剩下奶奶了,笑著對我說,毛毛彤不怕,趕緊起床上學了。身體立刻就能動了,貼身衣服都被汗浸透了。那間臥房有奶奶的遺像,看著奶奶的照片,我失聲大哭。不是害怕,那是奶奶去世以後再一次看見她對我笑,跟我說話,為什麼那麼短暫,心特別特別痛。奶奶在世時候對我極盡疼愛,陰陽兩隔也在保護我,我卻沒有好好孝順過她。這次遇鬼的經歷,居然讓我深刻體會到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悔恨和愧疚。

#[email protected]板藍根:

奶奶去世是醫療事故,本來要出院了結果輸錯了藥,幾分鐘就斷氣了,在病床上,都沒來得及搶救,醫生進門前就斷氣了。臨死前兩天奶奶一直讓我爸把我叫來看看她我爸像中邪一樣死活不同意,說過幾天就出院了。

迄今為止我只夢到過我奶奶一次,她是晚上走的,走前一直在念叨要見見我。

去的那天我在宿舍睡覺,凌晨的時候看到奶奶拄著拐杖進來坐在我床邊,什麼都不說就摸摸我的額頭,手很粗糙,

奶奶去世的時候因為生病只有兩根手指還能動,她就摸摸我的額頭坐在那看著我,那種感覺真實到現在我閉上眼還是能記得那個觸感。

早上出早操的時候我們寢室起床發現門沒關上,敞開的。我是奶奶去世第三天知道的,因為qq空間裡妹妹的一條說說,那天坐在地下室裡覺得整個世界都塌了,中午給父親撥電話過去,他說你奶奶走了,我要帶她回家去。

那一次我沒找誰求助,自己請假出來自己坐車去了老家,看到老院中間雕刻精緻的棺材雙腿發軟。據說,姑姑家的妹妹知道的那天,光著腳跑了三裡路到了老宅,我跟妹妹一起在奶奶身邊長大,小時候奶奶身邊一起分山楂丸吃。我去推棺材的蓋子是大伯把我抱出來,我反復的對他說求你把蓋子打開讓我看看她,大伯只是抹著眼淚跟我說沒辦法釘死了別哭了。

過了一年多吧,高考完最後一場考試出來,腿是軟的,那一晚上把自己關在家裡哭了一夜,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特別想她。

那年高考錄取的晚上,我媽跟我說夢到她,夢到她拿著花在一群人裡站著說說笑笑,我媽去問她你在幹什麼呀。她說晨晨考上大學了,買了花慶祝,我媽很疑惑說不是還沒出來信息麼,第二天我的錄取信息就來了。

奶奶生前一直說,家裡孩子都不愛讀書,就我聰明,跟著我媽要好好讀書,以後能讀大學。父母離婚多年,因為父母矛盾多年無法去看她,僅有的幾次見面裡她總是搬著凳子坐在我旁邊說話,臨走的時候塞給我她全部的私房錢。

到今年,奶奶已經去了八年了。那一年開始,從奶奶去世這件事情開始跟我爸之間變成了地雷區,一腳一個一腳一個。

這世上大多數人都告訴我,時間很長,久了就都忘記了放下了。

可是,我真的,很想你。

#[email protected]施眠藥:

我遇到過貓的鬼魂。

第一隻寵物是個白色的土貓,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小姨從集市上一塊錢買回家捉老鼠用的。

土貓叫咪咪,一隻耳朵是黑色的。找不到的時候拍拍手它就會從不知道哪的角落飛奔過來。

剛買回來的時候家裡人都喜歡,大家爭著拍手叫它過來,摸摸毛,撓撓下巴,給它肉吃,咪咪也盡職盡責的扮演好寵物的角色,躺在地上打滾任人撫摸,有時還會將老鼠的屍體擺在庭院中間邀功。

可人的新鮮感總是有限的。

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家裡人忙了起來,大人沒有興趣再去拍手逗一隻貓,巷子裡養大狗的也有很多,土貓咪咪只好整日窩在二樓的一隻破紙盒裡,過的像個不問世事的隱者又或者是退休幹部,每天只在飯點的時候才從二樓下來。

那時只有我陪它玩,咪咪會親暱的跳到我腿上讓我給它順毛,每次我走時咪咪都會依依不捨的站在門口目送我離開,奶奶笑著說這巷子裡都是養狗的,咱家這貓可能就你一個朋友,咪咪聽了就喵喵的叫。

可我也不能每天都去奶奶家找它玩,暑假時我再去奶奶家,咪咪不在家,奶奶說它變成了野貓了,所謂野貓,出了咱家門的,大抵就是野貓了。

第二天早上咪咪死了,誤吃了外面下了毒的食物(我們這前幾年還有人故意放一些有毒的東西在地上,想毒死別人家的狗)冰冷的屍體直挺挺的躺在庭院的葡萄架下,它到死前還沒忘了回家,年幼的我紙盒子乘著咪咪的屍體,哭

著將它埋在了巷子後面。

那之後沒幾天,我一個人在巷子裡玩,不知道哪裡來了一條大狗,我至今都記得那隻狗的樣子,是那種農村很常見的大黃狗,吐著舌頭,眼睛血紅,大狗站在離我不遠的地方,呲著牙,嘴裡發出嗚嗚的叫聲。

夏天的正午,巷子裡一個人都沒有,大人都在家裡睡午覺,我害怕極了卻又不敢動,這種瘋狗,只要你一動,它立刻就會撲上來咬你。

正當我孤立無援的時候,一個白色的影子嗖的一下從我身後掠過,擋我和大狗中間,弓著背,發出嗤嗤的恐嚇聲。

我愣住了,甚至忘記了恐懼,那白色的身影,一邊白一邊黑的耳朵。

“咪咪?”我試著叫了一聲。

白貓真的回頭看了我一眼,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狗撲了過來,不過不是沖我而是對白貓,白貓也向前衝去,狗追著貓越跑越遠,漸漸消失了。

我急忙跑回家,對奶奶說了這件事,奶奶只是讓我以後不要一個人在巷子裡玩。

那天傍晚我鬼使神差的又跑到幾天前埋咪咪的地方,那塊土被挖開了,只剩下一個空空的紙盒子。

#[email protected]

不知道算不算靈異事件,就在4月29日下午,在家剛幹完家務的我收到了聯通的暴雨橙色預警簡訊,當時心裡就一股怪異的感覺,因為我老公這個時間點正好是在去外地的高速上,我想都沒想馬上給他電話,讓他開慢點注意安全(平時我是絕對不會在他開車上高速時給他打電話的)。結果掛掉電話不久後高速上就下起了暴雨,十幾輛車連環追尾,事故嚴重,我老公也不幸中招。不幸中的萬幸,當時我老公接了我電話之後開車時將車速降了許多,所以只是車頭損毀,人安然無事。只能說也許人都會有個第六感吧,老天保佑,感恩。

#[email protected]匿名用戶:

我來講一個有關中邪的故事。

這故事是老家的三叔講給我聽的,當時聽完後整個後腦勺都是發麻的。但是多年的科學文化教育告訴我這事不可能啊,於是我還專門向我老爸求證,但得到的答復卻是確有其事。很多東西也記不清楚了,且聽我慢慢道來。

故事發生在八十年代,要從一起意外死亡事件開始​​說起。

死者是答主的一個本家,姑且稱呼他為X吧。據X的家屬所說,事發當天是X的一個朋友來找X,說鄉裡新開了一家澡堂這幾天正在試水,雖然尚未開張並不對外開放,但是由於這朋友和澡堂的管理員挺熟,這兩天也可以去,正好趁著沒什麼人好好放鬆下,於是特來邀請X一起去洗澡。X欣然一同前往洗澡,但這一去就再沒回來,兩人雙雙在澡堂被電死了。

發生了這樣的意外事故,可能放在現在大家的第一反應會是報警吧。但是放在八十年代的農村,人死了也就死了,收拾收拾可能也就下葬了,因此並沒人深究兩個人在澡堂遇到了什麼事,為什麼會觸電身亡。事後,澡堂經過一段時間的整改還是正常開張了,一切似乎沒有什麼異樣。只是X家失去了一個正當年的勞動力,X的媳婦也成了寡婦。

就在這事故過去了幾個月後,靈異事件來了,三叔也是故事的一部分。

那是個夏夜,很熱,很多人家都在自家屋外街道邊鋪上涼蓆睡覺,三叔也不例外。凌晨時分,三嬸在睡夢中聽到街道上有男人的哭聲。三嬸知道三叔在街道上睡覺,還很奇怪三叔怎麼一個人在外邊哭起來了,所以起來查看,但是

看到三叔睡得很安穩並沒有異樣,於是回屋繼續睡去了。但是過了不久,又傳來了哭聲,這次三嬸再次出來查看,結果依然沒有異樣,但這次三嬸搖醒了三叔詢問有沒聽到哭聲。

三叔很奇怪,怎麼會有哭聲,自己睡的一直很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在三嬸犯嘀咕、三叔鬧迷糊的時候,一街坊家裡炸鍋了。沒錯,正是X的家。

因為動靜太大,所以街坊鄰居都被驚醒,到X家查看出了什麼事。一去才知道,是X的妹妹中了邪,滿嘴說胡話。X的妹妹原本身子比較弱,但是此時卻在院子裡來回疾走,同時哭哭啼啼,嘴裡不知道說些什麼,但是語調語氣像極了男人。X家裡的老人,X留下的寡婦都慌得不知所措,街坊鄰居也都在圍觀,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過了一會兒,X的妹妹穩定了下來,開始清晰地講話,而且講的話是她本人按理講不可能知道的東西。時間久遠,說了哪些話三叔記不太清了,我又是複述,很多無關緊要的都不太記得了,只說幾個我印像比較深刻的吧。

她對著X家隔壁的一個鄰居說:【某某某,我知道是你偷了我家多少多少錢,你當我不知道呢?】又對著另一個街坊說:【某某某,你個混蛋和我老婆幹的那點事我全清楚,你給我等著!】沒錯,她說的都是這些只有她死去的哥哥才能說出的話,而且就這麼對著在場的街坊說個不停。

這應該就是她中邪了,被她哥哥的靈魂附身了吧。

想像一下那個現場,還是很驚悚的。這個時候就有街坊說:趕緊燒紙,把X送走。

很快就有人取來了那種疊元寶的黃紙來,開始燒了往天上撒。X的妹妹看到這個情況,就要阻止他們燒紙,嘴裡大叫著:不要燒,我還有話沒說完,趕緊都撿回去滅了。之後就順著靠牆的梯子飛奔上屋頂。沒錯,是飛奔,三叔原話應該是連手都沒有扶梯子,直接就順著上去了。然後她就指著下邊院子裡散落各處的黃紙,要人給撿起來。有些黃紙落到了犄角旮旯她都看得很清楚,指揮人去撿來。眾人也就聽了她的把紙收回來,聽她繼續說。

她接著說的東西很關鍵。

她說:【你們知道嗎,我當時根本就沒死啊!】

【有人要害我啊,你們知道嗎!!!】

【我根本就沒死啊,是你們害了我啊!!!不信你們去把我的墳扒開,我在裡邊趴著呢啊!!!】

按我老家那邊的風俗,死人下葬,在棺材裡屍體是躺著的,也就是面部朝天,聽她這麼一說在場的人都驚了。也就是說,下葬的時候X可能還是活著的?X在棺材裡醒了過來,掙扎了很久?最後絕望地趴在棺材裡等待真正的死亡?

夏天夜短,就這麼從凌晨開始折騰,天漸漸泛白了。這時候X的妹妹突然大叫一聲:【糟了糟了,我得趕緊走了,再不走就回不去了!】說著就從房頂跳下來,開始大步往院子外邊跑。關注公眾號:真實靈異事件,看更多靈異故事。中間還撞倒了壯年男子,要知道X的妹妹平日可是身子極弱的啊,但是當時卻顯得力大無窮。

然後眾人就跟著她一路狂奔到田裡去了(農村,墳一般都在田地裡),這一路也路過了我三叔的家。

到了墳頭的時候,天已經亮起來了。只見她圍著墳頭轉了幾圈,然後大叫:【完了完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啊。。。】之後就一頭栽倒在地上了。

這天之後,X的妹妹在床上躺了很久,眼睛也是沒有神,身體更弱了,問她知道不知道那天凌晨發生的事,她也什

麼都不知道。

故事到此就結束了,也不會有人會去把X的墳打開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在裡邊趴著。三叔說,那個哭聲也許就是X藉著在街道邊睡覺的人的身體,一路從田裡回到家裡的時候留下的。

而讓我頭皮發麻的地方在於,如果他真的在棺材裡趴著呢???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