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故事發生在我一個上海來的叔叔身上。

他來到我們這裡工作半年左右的時間,喜歡上一位阿姨。這阿姨對他卻沒有好感。 

阿姨家住在離工作單位騎自行車要將近一個小時的地方,那時候還不到80年代,城市建設很不好,阿姨有20多分鐘的路面都沒有路燈。 

一天阿姨來上班,滿面驚慌之色。大家很奇怪,不過問問她不說,也就各忙各的了,只有這上海叔叔,充分發揮他細心的優點,讓他看出點端倪。阿姨怕的,一定是回家路上遇到的。 

男人碰上這種情況有什麼說的,自然是當護花使者,不過他比較謹慎,沒有面對面的和阿姨說,按他後來跟我們講,是不知道阿姨怕的是什麼,男人不能做沒把握的事,不能說沒把握的話,但是官方言論是說他怕阿姨拒絕他送。

 

他偷偷尾著,走到一片荒地附近,看見阿姨猛地向外一歪把,看樣子是要躲路邊的一棵樹,他就明白了,阿姨怕的是這樹,因為阿姨的車離著樹還有好幾米呢。 

剛才說阿姨猛地一躲,平衡沒控制好,一下子摔到了。坐在地上哭,我們後來每次聽到這個橋段都熱烈鼓掌。當時上海叔叔可是心疼得不得了,趕緊過去 ,阿姨沒顧上別的,指著樹說不出話來,上海叔叔抬頭一看,樹上掛著個白影,仔細看分明是個弔死鬼,不過包裹在霧氣中。 

倆人互相支撐著換了條路來到阿姨家門前。阿姨哭著問怎麼辦,因為怕別人說她搞封建迷信活動,這事連父母她都沒告訴。上海叔叔說你先請兩天病假,我有辦法。 

他是真的有辦法,他的一個親戚,解放前就是干這行的,而弔死鬼有時出鏡比較多的選手。所以像上海叔叔這樣的耳食得來的辦法,他都有兩個。 

一個辦法是用一種符水(他會做)配合狗血,可以把弔死鬼打跑。第二個辦法是上供,在弔死鬼下來的時候,把自己的中指的血滴在貢品上,這樣弔死鬼會滿足,至少十年時間,不會再出現。第一個辦法他覺得太暴力了,選擇了第二個。 

上海叔叔會做飯,做了不少好吃的,第二天晚上就帶過去。上供,弔死鬼飄下來都很符合程序,惟有滴血的時候,他拿著指甲刀幾下都沒剪破皮膚。弔死鬼一下撲過來。這我能理解,看著那麼多好吃的吃不到嘴,人也會憤怒的。 

不過弔死鬼既然纏上了他,對那個阿姨就沒有傷害了。而叔叔又是一個男青年,到底陽氣旺,弔死鬼只弄得他天天暈暈乎乎,經常顛三倒四,生命卻沒有危險。那個阿姨呢,感激他,反過來每天照顧他。倆人逐漸好上了。 

這事過去兩個多月就是春節,叔叔回了趟上海,他那個親戚徹底把弔死鬼擺平了。回來他精神恢復正常,第二年春節前,他們結了婚。結婚以後幾年,一次喝酒他才把這事說出來。於是全單位又有了一個新段子。 

他也曾經為了以正視聽親自給我們講過,我寫的就是他的原版。官方版的太扯了。他的目的原本是想讓我們佩服他的勇敢,後果是全單位的小孩都學會了他每天做完飯的口頭禪“做幾個小菜嘗一嘗。”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