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

以前我爺爺會去社區打麻將,在那打麻將的普遍都是年紀大的爺爺奶奶。有一次一個老頭坐我爺爺對家,他們就打麻將,打著打著我爺爺對家那個老頭就說胡了,我爺爺就說,你把牌翻過來看一下,話剛說完對家那老頭就哐當一下爬桌上死了,後來我爺爺當天頭上就長了好幾個大包,目光呆滯話也不說話的回到家。回家後,飯不吃水不喝,我奶奶再三盤問,他才說了打麻將發生的事,然後奶奶一摸,怎麼一頭的包,就去叫了隔壁單元的一個大姨,大姨就收拾了些東西,和我奶奶一起去到打麻將那裡,然後一路喊著喊著的回來,大概就是喊XXX回家了等等,晚上回來我爺爺頭上的包全部消了。

@匿名

我也說個一直困惑我的,小學四五年級牙壞了,媽媽帶我去補牙的,具體哪顆牙我記不清楚了,但我清楚的記得每隔幾天要去一次,牙醫是我小學最好的朋友的媽媽。有一次無意聽別人說補的牙三到五年就不行了,要重新補 我就問我媽媽,為什麼過去了十年了,我的牙齒沒有再補。我媽媽堅決否認我小學的時候去看過牙醫!那時候我記得很清楚,連怎麼和我朋友的媽媽坐在一起聊天都記得清清楚楚,但是我媽媽居然說不知道我朋友的媽媽是牙醫,而且我的牙齒從沒有補過!我現在都能回想起用來補牙的東西那種奇怪的味道!到底怎麼回事!

@超超

跟你說一個,坐標崑山錦溪。是這樣的,那家人幾個人都是同一天死的,男的是今年2018.10.19去世的,他老婆是五年前的10.19去世的,他丈母娘是15年前的10.19去世的。在這之前,他們倆夫妻在景區裡盤了個餐飲店,有懂一點風水的說是風水不好,飯店在橋下,這是一條水鄉的小平橋,長度約五米左右,現在這家店已經盤出去了。

就是這家店,橋南北向,店在北面。店的北面還有一座東西向的橋。

@莫莫伽

兔子我也給你講一下我遇到的情況吧。

我是農村人那年大年三十我自己在村裡遛彎,溜到大概是9點多吧,我開始慢慢的往家走,我回家必須經過一個十字路口,我在十字路口往右拐的地方看見一個大約是4到5歲的孩子,兔子你應該也知道農村看孩子是最嚴的,大晚上一個4、5歲的孩子怎麼可能自己在大街上。但我也沒多想,畢竟春節嗎,然後我走到一半回頭一看,小孩在等著我,大約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再回頭一看,小孩不見了,注意啊,這條街住的人家超不過8戶,有些春節不回家,而那個小孩竟然憑空小消失了,我還特意回到剛才小孩消失的地方看了看,發現那兩家一直都大門緊鎖的,這件事情我也沒和家人裡說起。那條街不長不短也就是100米,可是我走到一半50米,看見小孩跟著我走,我再一回頭小孩就沒了,現在想想都有點不看思議。

@一葉載浮生

這是我朋友遇到的真實事件,我這個朋友是個男孩子,是做地質勘探的,所以經常全國各地到處跑,他自己有輛suv,都是自己開車來回跑。有一次他需要去一個地方勘探,這個地方我沒記住叫什麼名字,應該是西北吧,反正

很窮的地方,都說窮山惡水出刁民,當地農民刁到什麼程度,就是經常的訛人,看見有開車路過的外地人,就等你要開過來的時候故意把雞鴨鵝的趕到馬路中間,等你壓到他家雞鴨鵝,就訛錢,他們經常遇到這種事。

這次他去這個地方,因為著急所以就連夜開車,開到大概凌晨兩三點鐘的時候實在堅持不住了,這時候剛好開到一個縣城入口,還沒進入縣城中心的位置,看見有個二層小樓,上面寫著某某旅店,看起來旅店挺破的,字也掉皮了,窗戶也很髒,好像很久沒人打掃過一樣。但是這個地方窮啊,這種設施已經很正常了,他就也沒多想進去了,實在太累了,就想有張床能睡一覺就行了。進去以後發現一樓沒人,他就喊“有人嗎?”然後走上二樓,看見二樓有個收銀台,台上趴著個中年男人,看起來吊兒郎當的,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問“住宿啊?”

我朋友嗯了一句,說開個單間,然後這個男人就給了把鑰匙告訴他二樓幾幾房間,我朋友接過鑰匙然後又問,你這有飯麼,給我炒個菜,那男的就指了指旁邊一間小屋說“廚房有面條有剩菜,你自己下碗面條吃吧!”然後我朋友就自己下了碗面,吃飽了後就回屋睡覺去了。

由於長途跋涉,他也真累了,但是他睡之前呢還故意把門反鎖了,他常年出門在外他也挺警惕的,這屋子門有個插銷,就是來回推能插上的。插上插銷才睡。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他就聽見有一個男人的聲音,年紀大概50多歲的樣子,在他耳邊說“後生,後生,快起來別睡了!”他沒理,這時候他隱隱約約還聽到門那邊有悉悉索索的聲音。他翻了個身繼續睡覺,過了一會又傳來那個男人的聲音,但明顯聲音急切了很多“後生!快起來,他們都是壞人啊!快跑!”我朋友心裡一驚,迷迷糊糊坐起來,這時候門鎖那邊聽到好像開鎖的聲音,他尋思可能是服務員路過檢查呢,心裡還是慌慌張張的,看了表才三點多,天還沒亮呢,他就尋思再睡一會,五點就走。就這樣心裡毛毛的就又睡了。

又過了一會他又聽到一聲很急切的聲音“快起來跑吧!他們要殺你!”這一聲的聲音很大,把我朋友嚇的一屁股坐了起來,額頭上全是汗。他看錶,四點多。也快五點了。這時候他突然看見自己房門地

下好像有一個影子路過,他心裡想著不太對勁,心裡害怕,所以乾脆不睡了,想趕緊離開這個詭異的旅店。由於他自己有車,所以他隨身只帶了個包,行李箱什麼的都放在車裡了,他乾脆挎起包出了門打算退房,出了房門路過走廊,這時候自己觀察才發現,這地上一層灰,而且其他房間好像也根本不像有人住的樣子。他心裡越發慌了,走到收銀台的位置發現剛才那個看店的男人不見了,他悄悄走下樓,一到一樓拐角就看見一樓這時候一群男人圍坐在幾個小桌子旁,邊打牌邊抽煙,看著樣子都不像好人,五大三粗還紋著紋身,很兇悍的樣子。這時候那個看店的男人走過來用很奇怪的表情問他“你下來干什麼”我朋友說“想抽煙了。”那男的說櫃台有賣的。我朋友腦瓜也靈,趕緊就說“我車上有煙幹嘛還要花錢買,浪費錢。”然後那男的就說“那你趕緊去拿吧,拿完回去睡覺,別老來回亂走“

我朋友嗯了一聲故作淡定的走了出去,一出門口就一溜煙的躲進車裡,一腳油門就竄出去老遠,這時候天也蒙蒙亮了。開了一段時間進縣城才鬆了口氣,看見一家賓館,挺正規挺好,就進去開了間房,櫃台的應該是老闆娘,邊登記邊問,這麼早來住宿啊,我朋友應了句嗯,順道還嘟囊了剛才在那個小旅店遇到的怪事,老闆娘一聽臉色都變了,剛要說什麼,屋裡出來個男的,應該是老闆,給老闆娘使了個眼色,說了句“別胡說”。就給了鑰匙,我朋友就回房睡覺了。中午退房的時候我朋友故意趁老闆不在,偷偷問老闆娘,“大娘,今早上我看您好像知道什麼,跟我說說唄”。然後老闆娘就悄悄跟我朋友說,他去的那家旅店是個黑店,是當地的黑社會和亡命之路開的,前幾年有個外地男的住他們旅店,半夜就被搶劫殺了,這個店專門干這個搶劫害人的勾當!當時都驚動本省了,但是這群壞人跟上層關系過硬,有保護傘,案子就不明不白的過去了,說你是命大!”我朋友聽完一陣陣膽寒,心想當晚聽到叫他的聲音,可能就是那個被殺的外地人好心

提醒他,這才救他一命!從這以後他再也不敢隨便住店了,晚了累了寧願睡車裡。

這是我朋友親身經歷,絕對真實。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