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不太相信宿命,直到經歷了生命中不同尋常的七天。

  那是一個很好的夜晚。有風,有月亮,有星星。我的心情很好,經不住男友的軟磨硬泡,我們決定去網吧玩通宵。去的路上我們又說又笑。吹著風,數著星星,挺浪漫的。去的那個網吧要路過一個不長不短的胡同,既不陰也不森。我們就和平常一樣走過,現在想想,我還是不明白當時我為什麼要回頭,可我就是回了!

  我看見一個男人,一個穿著黑衣,面色蒼白的男人。他正對著我笑,很真誠,也很莫名其妙。可我並沒有在意,也許因為自己挺漂亮的吧!當時在想。

  在網吧。也不知道我們玩了多長時間了,我揉著模糊的雙眼,使勁的打著哈欠,隱約的聽見有人在敲門,咚咚的。可很奇怪,老闆並沒有開門,接著又是一陣咚咚聲。終於,我忍不住了。

  “老闆,喂!有人敲門,開門做生意了!”

  剛出口,就聽男友用很怪的聲音對我說“傻了你?哪有聲音?玩糊塗了吧?”

  老闆也建議讓我睡一會,說我有幻覺。我覺得好笑,這些人是怎麼了,那聲音就在耳邊,咚咚的!很清楚,很大。管不了許多,我站起來,兩三下走到門口,一把打開門,我要讓他們看看,到底是誰傻了。

  門是開了,可外面並沒有人,我很奇怪,明明外面有聲音的嘛!四處張望,依稀的,一個男人,面色蒼白的像張白紙的男人正在對面的街上笑著對我招手。

  “你今晚怎麼了,到底?”男友走過來問我。

  “有個男的,在那!"你瞧,在那和我招手吶!”我顫顫的說。

  登時,男友火冒三仗“哪?誰?”

  “就在那嘛,你沒看見?!”

  “哪啊?沒有啊?”

  “瞪大你的眼珠子,就在那嘛,!”

  “沒有啊??”

  “你……!!!”

  “我就是沒看見啊,在哪啊???”

  “瞎子!!不跟你說了。討厭!!走開!”我推開他,回到座位。

  一個男人正坐在我的電腦前,蒼白的臉正對著我笑!剛才,30秒以前,他還在對面的街上對著我笑的!我感到一陣眩暈,使勁的拽著男友,冷汗冒了一身!我覺得身子越來越虛,快要支持不住了。

  “旦旦……你看……他……我……真的……救命……鬼啊……”我很勁的推著男友,可他好象並沒有聽懂,只是扶著我,很急的樣子。

  “別費勁了,他聽不見的,他也看不見我,而且這會兒,你在他眼裡已經暈了。這裡只有你能看見我。咱們的磁場是一樣的。””那個男人突然說話了。

  “磁……磁……?”我幾乎不會說話,只是不停的哭。

  “你……求你了,你別來找我,求你了。”

  “可我不願意啊!”男人並沒有被我的淚水打倒,似乎還挺滿意,笑兮兮的說道:“誰叫你和我用一個磁場來著?”

  “你就竟要怎麼樣嘛!!”我索性大哭耍起性子來:“我才20歲啊,你找別人吧。嗚!!!”

  也許這一招真的管用,他的臉色突然暗淡下來:“我只是想來看看你,真的。”

  “啊??”我很詫異的看著他。奇怪,看見他不開心,我反而有些不忍心,心也跟著痛痛的。當下也顧不著哭了。

  “真的,我不會害你的。相信我。我太想你了!”

  “真的?怎麼不早說!”知道他不會害我真好!我本質上是個膽子很大的女孩子。

  “等等,你誰啊你,我不認識你。你找錯人了吧你?”

  “呵,還是那麼大的膽子啊!沒有,你就是你,我的你。”男人笑了,我的心突的

也開朗起來。

  “我叫任建軍。記得麼?”

  我搖頭,可心裡嘣的一下子狂跳。

  “沒事,我知道你不記得的,可你潛在是記得的,你現在的男友叫蘇建軍,你唯一的男性朋友的小名也叫建軍,對吧?”

  真奇怪,他心情好的很快,這會居然拍起手來,而我更是不怕了,我們就像一見傾心的忘年交。

  “你是鬼是神啊??這麼清楚我?”

  “我是鬼!”男人很清楚的回答。

  “我是來找你的,我等你長大,等你的磁場穩定了,等你不會被我嚇傻了的時候,來找你。”任建軍說著,居然眼裡濕濕的。

  “咱們認識麼?”我問的很小心。我從來沒看過男人哭。

  “給我三天的時間好麼?”他很鄭重的問。

  “好”我很鄭重的說。

  接下來,我用一個小時找茬很男友打架,一甩頭,走人!開始了三天的不一樣的生活。我不想說這三天有快樂,多幸福。因為每個人都會知道。最終,我知道了,我是他以前,我和他都沒死以前的老婆。

  真好笑,真的,我現在都覺得好笑,感覺怪怪的。

  而我死的時候我們剛結婚不到一個月。我們從小一塊長大,他費了好大的勁才把我從別人手裡搶過來,讓我知道自己其實一直喜歡的人是他。我們沒有什麼浪漫的事,很平常。我以前和現在很好戰,老是跟他打架。他也和我現在的男朋友一樣,老是“忍辱偷生”。

  天!!我覺得自己挺溫柔的嘛。我們彼此狠狠的,深深的愛著對方。我的死是因為有輛車沖我們飛過來,我推開了他,被車撞飛了。

  他一邊講,我也一邊陪著他抹淚。

  “我就這麼抱著你攔車,抱著你上醫院。你醒了,對我說:‘老公,我好痛。’我說:‘不怕,不怕,一會就不痛了。’過了一會,你說:‘老公,我好怕自己一個人去地底,我會想你,我會孤獨,我會怕。’我說:‘不會的,你不會去的。’又過了好一回,你居然可以笑了,說起了咱們以前的事,最後,你說:‘老公……’”說著,那麼大的一個男人居然嗚嗚的哭起來,

  “我說老公什麼啊!”說真的,我真的有一點點像是在聽別人的故事。卻是很感動。

  “我不知道,我沒聽清,你就……所以,我就來找你。我想問你你要說什麼?”

  “我不知道啊!”是真的,我不知道。

  第四天,沒有風,沒有星星。

  “我要走了。看見你開心就好了。”他說。

  我急了:“不行,我不準,我還沒想起來你要跟你說什麼”。

  “不要緊了,看見你幸福就行了。蘇建軍是個好男人,他是真的愛你,你會是你的老公,孩子他爹,你的老頭子。一個跟你共度一生的男人。”

  “不!”我發現自己開始哭了。

  “你乖,聽話啊”

  “不!”

  “我真的要走了。我把磁場還給你,不然,你不光會看見我,還會看見別的髒的東西。”

  “我不在乎!”

  “我在乎,鬼也有好有壞的。知道麼?別了,老婆。”

  他走了。在我不願意他來的時候來,在我不願意他走的時候走。我不敢去想他為什麼會死,不敢去想他做這些

要花多大的代價。

  第五天,我獨自一個人逛街,看見一個很小,很舊的書店,進去,找到了一本關於靈魂的書:

  “這個世界是一個巨大的磁場,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磁場,靈界也是有的,也在這個世界中。每個靈魂也有自己的磁場,當一個人的磁場和一隻魂的磁場相同時,就會相互看見。也就是俗稱的撞鬼。”

  “鬼,其實一種意念,一個人死的時候如果意念超過了他本身的磁場,他的意念就會留下來,但是如果意念消失的話,它也會化成泥土。”

  “投胎的說法不一樣,有的說是意念所制,有的說是鬼當中的幸運兒,千萬分之一的鬼會投胎。而大多數,不是在游蕩就是化成了泥土。”

  第六天,男友來了,一臉的憔悴,一把緊緊的抱著我,沒有一句話,只是呼吸越來越重。我也緊緊的抱著他。

  第七天,被一醉漢用摩托帶倒,被男友抱著去醫院。朦朧中,我回到了從前,他的身邊,我倆滿身都是血。

  朦朧中,我說:“老公,我好痛。”

  他說:“不怕,不怕,一會就不痛了。”

  過了一會,我說:“老公,我好怕自己一個人去地底,我會想你,我會孤獨,我會怕!”

  他說:“不會的,你不會去的。”

  又過了好一回,我居然可以笑了,說起了我們以前的事,最後,我說:“老公……來生我等著你,我的建軍!”

  ……

  在家養傷足足一個月。我躺在床上,吃著肯得雞讀著小說看著男友為我忙來忙去,真是愜意。

  “真是上輩子欠你的!”男友抱怨,還不忘了給我一個小KISS。

  看著這個我的男友,我的老公,我孩子他爹,我的老伴的男人,我突然有一種強烈的幸福感。

  “喂,上輩子,有個男人更疼我的哦!”

  “對啊,還能是誰?還不就是苦命的我呀!”男友白了我一眼,遞給我一個蘋果。

  接過蘋果,我發誓:“下輩子,換我疼你!”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