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恐怖照片全是真實拍攝的,讓人覺的怪異的同時又驚悚不安。你確定還要去了解這些恐怖照片的歷史嗎?

瑪麗·李的鬼魂

威弗利山療養院坐落在美國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1910年開始營業。一開始,它只能接收40-50個肺結核的病人。後來美國結核病橫行,傳播到了世界各地,療養院便擴建以容納更多病人。絕症患者如此之多,很多人都沒能活著離開醫院。在1924年至1961年間,約有6000人死在了療養院。更可笑的是療養院也叫“屍體斜槽”,因為這裡有一個485英尺長的隧道,傾斜45度角,一旦有人死了,他們的屍體就會丟進這個斜槽裡。在找到治療肺結核的藥後,療養院便於1961年關閉了,從此廢棄。

2005年,一位肺結核研究員參觀了這座廢棄的建築並拍下這張恐怖照片。走廊中照片右側,出現了一個女孩的鬼魂。研究員認為這是一個叫瑪麗·李的護士鬼魂,她在照片的左側。據說瑪麗·李曾與同院的某位醫生相戀後未婚先孕,羞愧難當,於502室上吊自殺。不幸的是,她的屍體並未被及時發現,而且另有一位無名護士也死於502室。

哥倫拜恩高中班級合影

這是一張典型的來自於20世紀90年代的班級照,照片裡的學生是哥倫拜恩高中1999年畢業的班級。這是拍的第二張照片,第一張很正常,第二張學生表現得更為搞笑狂野。如果你細看照片的左上角(或插入上圖),會看到17歲的迪蘭·科勒保德和埃裡克·哈裡斯及他們的朋友布魯克斯·布朗正假裝對著相機瞄準槍。

這張恐怖照片拍攝於1999年,就在4.20大屠殺的前幾周。在那個決定命運之日,布魯克斯看到科勒保德和哈裡斯遲到了,哈裡斯告訴布魯克斯離開學校,然後他和科勒保德來到學校食堂開始掃射學生。50多分鐘內,兩人死前共殺害12名學生和一名老師,21人受傷。

大峽谷收割者

照片約拍攝於20世紀70年代或80年代早期,並由一位名叫Zombie Gandaffi的網友於2013年上傳在紅迪網上(Reddit,網站名)。據Zombie Gandaffi透露,照片中站在懸崖邊上的那個人是他叔叔。照片拍攝完幾周後,他叔叔從照片上發現,在他身後的灌木叢中還站著一個年輕人,那人高個子、臉色蒼白、禿頂、頭戴黑色兜帽,眼睛盯著相機鏡頭。然而Zombie說當時拍攝此照片時,他叔叔甚至攝影師均沒有發現此人的存在。

關於這張恐怖照片的蹊蹺之處,有諸多猜疑,這個身影到底是人還是鬼?至今未有定論。一些人認為,這是死神;另有一種說法則是,一個年輕人企圖把他叔叔推下懸崖,但當他發現照相機和目擊者之後,便改變主意躲在後邊的樹叢裡了。

飢餓的蘇丹

這張震撼人心的照片由《時代》雜志的攝影師詹姆斯·納赫特韋(James Nachtwey,當今世界最廣為人知也是最受贊譽的戰地攝影師之一)於1993年拍攝,照片中的男人位於南蘇丹的食物中樞,卻因飢餓連站立都困難,正瀕臨死亡的邊緣。

蘇丹面臨的飢餓災難源於1983年的一場內戰,悲劇的是,這張恐怖照片所展現的畫面還不是飢餓最為嚴重的時候。1998年飢餓已經達到了流行的程度,據了解已經有超過7萬人因飢餓喪生,超過一百萬人受到影響。

神秘的迪安·克羅爾

這張恐怖照片是在一個寶麗來相機中發現的,它屬於一個叫埃爾默·韋恩·亨利(Elmer Wayne Henley)的個人財產。

1971 年,亨利(Henley)15歲,他遇到了一個住在德克薩斯州休斯頓名叫迪安·克羅爾(Dean Corll)的人。克羅爾對亨利說,每帶給他一個男孩,他會支付給亨利200美元。但在接下來兩年裡的某天,亨利和他的另一個叫布魯克斯·戴維(David Brook)的同夥卻把受害者和克羅爾用酷刑殺死了,他們謀殺了至少28個孩子。克羅爾曾有個綽號“糖果人”,在1973年8月8日他被亨利開槍打死,最後亨利和布魯克斯被逮捕並被判死刑。照片中的男孩看起來很恐怖,被手銬銬著,畫中的前景是克羅爾的工具箱,裝滿了酷刑的設備。那個男孩還沒有被確認身份,但警察認為他是克羅爾的第29個受害者。

火災逃生事故

1975年的7月22日,波士頓先驅報的攝影師斯坦利·福爾曼(Stanley Forman)知道一排古老的維多利亞房子附近著火,福爾曼及時的趕到了。當時他發現19歲的布萊特·黛安娜(Diana Bryant)和她2歲的教女提亞·瓊斯(Tiare Jones)正躲在離地面約50英尺高的建築物後面。一個消防員站在梯子上,他要求黛安娜把提亞遞交給他,結果她和提亞不小心摔下去了,黛安娜嚴重受傷,並在當晚墜落致死,不過最終提亞獲救了。

關於這次火災逃生的事故,在整個國家導致了更嚴格的法律和法規。福爾曼贏得了突發新聞攝影的普利策獎,並且由於五張悲劇照片的展開,獲得了世界新聞攝影的年度獎。

雷吉娜·沃爾特斯的遺照

這是恐怖照片是14歲的雷吉娜·沃爾特斯(Regina Walters),她是德克薩斯州帕薩迪納市(Pasadena, Texas)人,悲劇的是這是她最後一張照片。照片裡的她看起來很害怕,因為拍照的男人是連環殺人魔羅伯特·本·羅迪斯(Robert Ben Rhoades)。拍照兩周前,他綁架了沃爾特斯。

1990年初,羅迪斯駕駛18輪大貨車,在德克賽斯州迎接了雷吉娜和她的男朋友裡脊·瓊斯(Ricky Jones)的搭車。結果他很快就殺了瓊斯,然後把雷吉娜鎖在大卡車駕駛室裡刑訊室,長達兩周。雷吉娜被俘虜時,羅迪斯剪掉她的頭發,逼迫她穿著黑裙子高跟鞋拍照。拍完照沒多久,羅迪斯就殺了雷吉娜,棄屍於廢棄的谷倉。兩個月後,羅迪斯因為綁架和謀殺罪被逮捕。2012年,羅迪斯坦白了另外兩起謀殺——1990謀殺了一對新婚夫婦。

Keith Sapsford的墜機

1969年,14歲的Keith Sapsford和家人環游世界後愛上了旅遊。因為想嘗試更多的冒險,Sapsford醞釀了一個非常危險的計劃。

1970年2月22日早晨,keith穿著T恤短褲和拖鞋,走到了悉尼的金斯福德·史密斯機場(the Kingsford Smith Airport in Sydney ),藏在了一架飛往日本飛機的機輪下。當飛機起飛時,機輪打開,結果Sapsford從150英尺的高空墜落而亡。

安妮賴斯·米歇爾的驅魔

1975年,一位老婦人注意到23歲的安妮賴斯·米歇爾(Anneliese Michel)有些不對勁。當時安妮賴斯住在德國的克林根貝格(Klingenberg, Germany),她看起來極為害怕,並且不吃不喝,還常常一身怪味。一個驅魔人來到這個小鎮後,為安妮賴斯做了檢查,認定她被惡魔附身。當地的主教聽說後也決定為她驅魔,結果為了驅趕安妮賴斯身上的惡魔,驅魔時間長達六個月,驅魔儀式多達67項,並有三位神父和安妮賴斯共同參與了驅魔。

左邊的照片是驅魔前的安妮賴斯,右邊的恐怖照片是進行驅魔幾個月後的安妮賴斯。安妮賴斯最後死了,兩位神父和她的父母因過失殺人罪被逮捕。2005年,安妮賴斯的故事被拍成電影《驅魔》。

丹尼斯·雷達的自虐

這張照片裡的人可能看起來像是某個瘋子的受害者,事實上這是臭名遠昭的連環殺手丹尼斯·雷達( Dennis Rader)的照片,他又被稱為BTW殺手。在堪薩斯州威奇托( Wichita, Kansas) 及其附近,他殺了10人,其中還有兒童。不過在1974到1991年間,他突然停了下來,殺戮時和殺戮後,雷達過上了正常的生活。他結婚了,並且有兩個孩子,還是他教會裡積極的成員。結果某天他突向

警方和媒體發送信件奚落他們,恐嚇他們,並聲稱要開始再次殺戮,最終在2005年被捕。他承認了他的罪行,被判10次終生監禁。

當警察在搜查雷達的物件時,發現了雷達一組令人不安的恐怖照片,他沉迷於監禁,愛穿女人的內衣和面罩,其它時候也會把自己裹在塑料袋裡或者把自己埋在墳墓裡。通過一個復雜的系統,他可以把自己綁起來,然後用再把攝像機綁在計時器上。有一次他正在陪童子軍露營,某天他偷偷地溜走,把自己綁了起來。綁的很緊甚至都無法動彈

,但他僅僅掙扎了幾小時便解開了。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