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詭事

搬來玉林裡住已經三個月了,雖然比以前住的地方離地鐵口的距離還遠了些,房價也貴了幾百塊錢,並且又是頂樓五樓,但是因為環境好,小區安靜,而且這房子的裝修也不錯,於是便在六月底欣然入住,期間並無過多異常,只是覺得每次出門對面住戶房間都有雙眼睛望著我,因為對面是空房無人居住,這頻頻的令我有些不寒而慄。

接下來要說的這件事發生在2018年9月17號的凌晨,也就是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因為要給一個朋友審明天要發布的稿子,於是便加班加點的陪其修正完,等完事兒以後便已經是凌晨12點半左右了,隨意的去洗手間洗了把臉上了個廁所,這時候住在隔壁的舍友還沒有睡,依舊是在房間&ldquo

;燈紅酒綠”,我因為明天要上班,回到自己的臥室以後打開喜馬拉雅,繼續播放著自己常聽的《中國真實靈異恐怖故事》,准備入睡。(我這人有一習慣,不聽恐怖故事睡覺總覺得缺了點東西,這實在是賤的……)

剛躺在床上,閉目養神時候,忽聽得樓下咚的一聲巨響,似有東西歪了的響聲,緊接著就傳來幾句說話聲,我心想,這大半夜的還吵架讓不讓人活了,於是便也沒有搭理,繼續睡覺做我的春秋大夢。可是沒過3分鐘,就傳來一陣急促而又憤怒的敲門聲,我還以為是我的另一個舍友回來了,也就沒有應聲兒,是我們家另一個舍友開的門,門一打開我就聽見傳來一個老先生罵罵咧咧的聲音,說什麼高空拋物,都砸落到他們家陽台頂上了不注意安全,沒有道德之類的話,我那朋友一直在解釋,說我們這窗戶都有防護欄,根本拋不下去東西之類的,我聽的奇怪,也沒來的急穿衣服,便穿著赤著上身出門查看,就發現,嚯!滿頭銀灰頭發老先生也是赤膊前來,頗有俠義之感,經了解才知道,原來大爺也是大半夜睡覺聽見一聲巨響緊接著尋聲查看,才發現廚房陽台上有一小面盆大的石頭狀物體,老先生心中氣憤,便赤膊上五樓,也就是我家來叫陣。

於是在家裡我和老先生還有我那個舍友前前後後又探查了一番,確實不是我們家的墜物,然後老先生說是不是樓頂有人拋物,我就說不可能,通往樓頂的豎井是拿鐵鏈封死了的,根本打不開,我剛搬來時候就已經發現了,因為豎井就在我家門口。大爺也是滿腹疑問,嘴裡不停的說,這就怪了,不可能啊,就是從樓上落下來的,面盆這麼大呢,怎麼就不是你家的,我那室友就不停的解釋說不可能是我們家的,最後老先生帶著疑慮說:行啦,你們睡吧,我走了。剛到門口,老先生說了一句:小夥子,你要不要來我家看看?我心裡想,反正就在樓下,去看看也無妨,而且這老先生又是我房東的小學老師,租房子的就說,晚上一定要保持安靜,老先生年紀大了,睡覺輕,不能打擾到他,我們當時也欣然同意了。現在出了這檔子事兒,當然要配合檢查。

於是一老一小兩個“赤佬”下樓查看石頭,進到老先生家,一進門便是很傳統的老式裝修,地下堆滿了各種塑料袋和雜物,雖然雜亂,但也算干淨,一看就是個立整的人。在老先生的帶領下我們走到廚房陽台。

老先生給我指了指:“看這大石頭個兒,沒騙你吧。”

因為有個桌面兒攔著,我伸頭瞧了一眼,確實是有個大石頭,模模糊糊的橫在陽台頂上的護欄上。

這時候老先生說:“小夥子,我去給你找個手電,你這樣看得清楚。”

我也是欣然同意,過沒多大會兒,老先生拿著手電過來,就是那種戶外手電,分量還是很足的。

我拿起手電按了幾下,閃了兩下就不亮了,翻來覆去不能用。老先生接過手電,說:“剛才還能用啊,這會兒咋了,不能壞了吧,這哪兒門子事兒啊!”

我看這手電也是沒戲了,亮不起來,我就欠身兒推開了窗戶,這時候手電突然亮了起來,刺目的燈光冷不丁突然照射向我的臉,嚇我一跳。

老先生這時候說:“嘿,這他媽又能用了,真是絕了嘿。”

我擦了擦冷汗,貧了一句說道:“這玩意兒沒睡醒啊這是。”

接過手電,我把身子探出去向上照著,竟然吃驚的發現石頭沒了!臥槽!石頭沒了!我左右查看了一番,石頭確實沒了,也沒有存在過的跡象,這下我冷汗立馬就下來了,我回頭硬著頭皮和老先生說:“沒有石頭啊”

老先生說:“不可能啊,我上樓前看還在,怎麼就沒有了。”老先生自己去看確實沒有了,自己絮絮叨叨一直說,明明就在那兒啊,哪兒去了,不可能沒有啊。

這時候老先生突然轉過身來對我說:“不會是鬧鬼了吧!”

我冷汗更多了,本來就炸毛,這下更是吃了死孩子一樣難受,我硬著頭皮有探出身子查看了一下,丫真不見了。我硬著頭皮說:“不會吧。”

“那也不可能沒了呀,我幻視了?”老先生說道。

“那您也不能連聽覺也幻聽了吧,再說,咱們都聽見了,不可能集體幻聽啊!”我有點

猶豫的說道。

“嘿,真他媽奇了嘿,這怪了。”老先生也是這有點驚恐的說道。我一看,這不能呆下去了,趕緊走人吧,這心理壓力大太大!我隨即給老先生說出我要走的想法,老先生說了一番感謝地話,我就准備離開,這時候我靈機一動,轉身又回去吧窗戶給老先生鎖住,說道:“還是安全起見,鎖一下吧!”

“那麻煩小夥子啦”老先生應承道。

“您甭客氣,我們房東也交代過,您是他老師,讓我們多注意著點,您老有什麼事兒就說,樓上樓下

都方便。”我謙虛的說道,其實我內心恨不得趕快離開,那腦海裡模糊的那個石頭影子,還有那一聲巨響以及打開窗戶後消失的一切,都讓我倍感恐懼。

回到家裡,我就立馬鑽進了被窩,恐怖故事也不敢繼續聽下去了,睡夢裡感覺被人按在了床上,動也動不了,恍惚間就聽見有一個聲音:樓頂好冷啊~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