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男人變母親一】男兒身女兒魂 她收養被毒母棄養的孩子

檢視相片

鍾玲是台灣第一個成功領養孩子的變性人。家境不好,男身又裝著女靈魂,她國二即休學賺錢養家,四處做反串表演,也在第三性公關店當媽媽桑,存錢到泰國變了性。

但不只做了女人,她還當上了母親。舊識放棄的孩子,她自覺有承擔責任,在法院跑了半年程序收養,引起全國熱議。17年過去了,歧視言論未見改善,還要公投限縮家的定義,鍾玲立時成為最好的反證。有愛,就能成家,就能育兒。她說:「變性人,真的可以當個好媽媽。」

對鍾玲(藝名)來說,人生中最重要的2件事,都和「改名」有關。26歲那年,他赴泰變性,斷根隆乳,從他變

成她,也把原名張建志改為張家菱。36歲時,她又成為台灣第一位成功領養孩子的變性人,從女人變母親,原先姓「姚」的孩子,從此跟著她姓張,成為張大文。

生母放棄這孩子 我不能

17年過去,孩子明年就要念大學,但鍾玲還清楚記得最初的場景。那天,她正在台中后里表演,忽然接到母親電話,說:「有一個朋友的女兒生了一個小孩,可是小孩的媽媽跑掉了。」鍾玲知道是誰,那女人有吸毒前科,之前生女兒時,就想過用10萬元「過繼」給鍾玲。這次情況顯然更嚴重,孩子生完不到10天,人就消失了。

工作一結束,鍾玲馬上請經紀人連夜開車載她到嘉義,直奔醫院婦產科。孩子哭到嘴唇都黑了,她很心痛,隔天即領了錢,把剖腹費、將近10天的照護費用付清,「他的生母沒健保,我付了7萬多元。」從此展開長達半年的領養手續。上法院,補文件,鍾玲且將已被抓到、再度入獄的小孩生母申請從台中調到嘉義,讓生母可以當庭說:「我要放棄這個孩子。」

被放棄的孩子如今長大了,放暑假到台中找媽媽玩,和我們一起擠在鍾玲收放著所有家當、卻僅有8坪大的套房裡聽故事。一走進,我就理解了為何初見面時,鍾玲非把我們帶到百貨公司吃飯不可,就為了無預警丟出一句:「等

一下我們在這附近找個咖啡廳採訪吧。」

約訪時,我們希望可以拜訪她的住處。「太小了,你們沒有地方架攝影機的。」她一再地說,我們也一再表明沒關係,我們不需要很多空間。怎麼也沒想到是這樣的窄仄,小小如牢房的斗室反映著她的生活,所有艱難一覽無遺。

反串被警察羞辱 去變性

就像鍾玲的人生,從來沒有容易過。父親是退伍軍人,媽媽是家管,身為老大的她下面還有一弟一妹,如是組成一個「過年過節連一隻雞也買不起的家庭」。更難的是,鍾玲從小就自覺是個女生,在外被笑娘娘腔,笑聲傳回家裡,父母非但不安慰,反而教訓毒打,「拿藤條打到全身都是傷痕。」

檢視相片

鍾玲有一冊資料簿,蒐集參與過的表演傳單和宣傳照。她說身邊已無變性前、無反串的照片,「是因為不想再看到

嗎?」她說:「或許吧。」(鍾玲提供)

更多

但即便如此,她也沒想過要裝出男生模樣。沒辦法不做自己,是所有痛苦的根源。沒辦法不做貧苦人家的自己,所以國二就休學外出工作,成衣廠做過,鞋子工廠做過,台南、台北到處跑,跑到哪都要把錢寄回嘉義老家。

也沒辦法不做女人靈魂的自己,男身衝突,她剛好反串,16歲開始跑場做廟會、婚宴及工地秀,其拚勁是「昨天還在表演,今天要去當兵」,而且一入伍就轟動全營區,「我穿得很中性,頭髮留很長,綁個馬尾,跟著排隊要理頭髮時,理髮師跟我說:『小姐麻煩妳旁邊一點,家屬不能站這邊。』」

退伍後,她繼續表演事業,認識了經營反串表演的經紀人「夜牧人」,加入台灣第一個反串團體。夜牧人說:「當時在台上表演,台下常有因民眾報案而來的警察,架3台攝影機,隨時搜證。」但鍾玲彼時還是拿男性身分證,上空露出胸部並不違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