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之巔,一道雷電劃破虛空,破碎了泰山之巔的祭天台,白日驚雷,加上又打碎了古代遺跡,一時之間惹起熱議... ....

“老子居然,重生了!”

坐在去往通州的動車上,洛塵臉上寫滿了震驚。

因為他清晰的記得自己已經死了!

“嘟嘟嘟……”這個時候,手機鈴聲響起。

來不及多想,洛塵掏出手機一看,眼中忍不住燃起了一絲仇恨的怒火。

電話,是他的女朋友張小曼打來的,而就是因為這個女人,導致了他悲劇的一生。

上一世的他怎麼都不可能想到,就是因為乘坐這班列車去見張小曼,導致自己雙手、膝蓋……全身多處地方粉碎性骨折,被人硬生生打成重度殘疾,從此都只能在地上艱難的爬行,受盡凌辱。

而父親為了治好自己,傾家蕩產,最後死於非命。

之後的二十年,自己活得像狗一樣,受盡嘲笑和謾罵,最終精神崩潰選擇了自殺。

還好自己並沒有真的死去,甚至還陰差陽錯進入修真世界,成就了無上仙尊之位!

只是好景不長,自己被三名仙尊合力偷襲,最終選擇了自爆。

不過也正因為他們的偷襲,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地球,回到了二十歲這一年。

這次重生,對於洛塵來說簡直就是一次絕佳的機會。

“既然能夠重活一世,我洛塵發誓,從今以後,任誰都不能傷害我的父親!通州那幾個打殘我的雜碎,上一世,你們害得我家破人亡,這一世,我要你們後悔從娘胎裡面鑽出來!

接通電話,電話內響起一絲不耐煩和冰冷的聲音。

“喂,洛塵,你到了就提前給我打個電話,我和我媽媽會到車站來接你。”

然後電話那頭沒有給洛塵回話的機會,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洛塵嘴角劃過一抹冷笑,前世他像是得了失心瘋一般的愛著這個女人,但是去了通州之後,卻被對方的父母看不起

,各種冷嘲熱諷,各種刁難。

這個女人也因為家裡的反對,最終騙光了自己父親給自己的一百多萬創業的存款後,將自己無情的拋棄了,和一個官二代好上了。

不過這一世嘛……

洛塵再次不由得冷笑,咱們可以慢慢玩。

洛塵放下手機,剛好瞄到坐在旁邊的一老一少。

此刻老者正一臉期待的打開一個古樸的盒子,從盒子內取出一副畫細細欣賞,不時的點點頭。

不過洛塵看了一眼之後,便不屑的收回了目光。

“你那什麼眼光,你懂畫嗎?”忽然,老人旁邊的少女開口質問道。

少女因為身份的緣故,自小就被別人嬌寵著,所以養成了自傲的性格,見到洛塵那不屑的目光一下子就來了火氣。

懂畫嗎?

開玩笑?

洛塵前世可是仙尊,怎麼可能不懂?

而且眼前這幅畫,洛塵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個贋品了,這老頭居然還小心翼翼一臉的愛惜,彷彿得到了真跡一般。

不過以洛塵的心性又怎麼會和這小女孩一般見識?

從一老一小兩人的穿著打扮上來看,洛塵猜測他們怕是身份極為顯赫,非富即貴。

“不懂就別亂瞄,不過也是,像你這種鄉巴佬,看到上千萬的古董真品流露出沒見過世面的窮酸樣也是可以理解。”少女在說著這話的時候高昂著下巴,臉上充滿了不屑。

她身份高貴,平日接觸的都是一些權貴,自然看不起洛塵這樣的普通人。

“雙兒,不得無禮。”

原本女子還要譏諷洛塵幾句,卻被老者阻止了。

老者似乎極為有涵養,不過洛塵還是察覺出了老者那高人一等的姿態。

“年輕人,你剛剛看這畫好像極為不屑?”老者顯然對洛塵剛剛的態度極為在意。

誰知洛塵只是淡淡的回了兩個字。

“假的。”

“假的?”那個叫雙兒的女孩聽見這句話一下子就怒了,直接站起來用手指著洛塵。

“憑你也敢說我爺爺的藏品是假的?簡直胡說八道。”

葉雙雙感覺自己的尊嚴受到了挑釁,已經很久沒有人敢在她面前這樣說話了。

“雙兒,坐下!”

老者沉聲道,不過老者自己卻又沉著臉,露出不滿開口道:“年輕人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說,這幅真品可是我找了業內好幾個大師鑑定過的。”

老者滿頭白發,但是卻滿面紅光,氣息異常的沉穩,不像是個老人,反而有股年輕人的氣息。

洛塵猜測,這老者應該是個練武的高手,不過即便是所謂的練武高手,憑現在的自己也不用把他當一回事。

“我說了它是假的,那就肯定是假的。”洛塵說道。

“嘿,好你個毛頭小子,今天我非教訓教訓你不可。”

那個叫雙兒的女孩子一揮手,整個車廂又呼啦一下子站起來十幾號人,顯然這老者身份肯定不一般。

本來乘務員要過來阻止的,但是其中一個大漢走到乘務員面前掏出一張證件,乘務員猛地面色一變,看看那老者後,臉上一臉恭敬的退了出去,順便隨便還把車廂的門給帶上了。

而那個女孩則是走到了洛塵面前,然後冷笑一聲,鄙夷的看著洛塵。

“臭小子,以後長點記性,別見誰就亂說話。”

接下來,她招呼都不打,直接一巴掌朝洛塵臉上扇了過去。

顯然,她完全沒把洛塵放在眼裡。

這一巴掌來勢洶洶。

不過洛塵躲都沒有躲,甚至看都沒看那個雙兒一眼。

叫雙兒的女孩這一巴掌呼過去本來就是想教訓洛塵一下的,不過她下手有點沒輕沒重,別看她是個女孩,但畢竟是個練家子,這一巴掌下去換成常人肯定能把下巴打脫臼了。

但是就在這一巴掌即將打到洛塵臉上的時候,卻是硬生生停住了。

不是雙兒不想打,而是打不進去了,她這一巴掌落下去,像是無形之中打到了一堵氣牆上。

任憑她如何用力,臉都憋紅了,也無法寸進絲毫。

“雙兒快退下。”老者神色大變之下,猛地站起身來,然後閃電般拉開了雙兒,一顆心簡直快要提到嗓子眼了,朝著那十幾個人擺了擺手。

以洛塵的眼力,自然看出來了,剛剛那十幾個人可是准備掏槍了。

有點意思。

“這位先生對不起,是老朽失敬了。”老者見到洛塵沒有繼續出手,才略微鬆了口氣,然後態度非常恭敬的對洛塵抱拳一拜。

“雙兒,快給這位先生道歉。”老者甚至還拉了拉旁邊的少女。

“爺爺,你干什麼?你是什麼身份?再說了,我不信他能擋得住子......”

“給我住口,你懂什麼?”那老者忽然呵斥道,子彈或許擋不住,但是對方卻能夠在手下開槍之前殺掉自己和孫女,這一點老者很肯定。

“快道歉!”老者內心此刻已經生出了一絲恐懼。

或許別人不知道,但是他卻不可能不知道,這叫內勁外放,就是放在所謂的武林中,那也是泰山北斗,號稱宗師級的人物。

這樣的人物如果出手,那麼即便是他也擋不住對方一招。

內勁外放,如果對方有殺心,怕是吐氣間就能要了他們爺孫兩的性命。

這樣的人物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存在。

“對不起。”雙兒一臉的心不甘情不願,但是還是道歉了。

“下不為例,沒有人敢拿巴掌呼我。”洛塵神情很淡然,但是語氣之中卻透露出了一絲殺意。

這一刻,洛塵的氣勢變了,猶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邸,氣吞山河,壓蓋天地,彷彿神邸親臨凡塵一般。

幸好對方只是一個小女孩,以洛塵仙尊的心態不會太過計較。

否則只要敢拿巴掌呼他,怕是剛剛對方就已經成為了一具死屍了。

直面洛塵的那股氣勢,雙兒猛地感覺脊背發涼,渾身冰冷無比,如至冰窖,雙腿不聽使喚的一軟,直接跌坐在地上。

“先生對不起,是老朽孟浪了,還請先生看在她只是丫頭年少無知的份上高抬貴手。”那老者冷汗直流,再次抱拳一拜,同時他自己也感覺有些站立不穩了。

這一刻老者內心掀起了滔天的波瀾,到了他這個地位和見識,自然是能夠觸摸和知道一些常人無法知道的秘密。

但是越是知道那些東西,他對洛塵就越發的畏懼,老者內心苦笑,居然會在一輛動車上,遇見這樣傳說中的人物。

事實上老者在通州是一個極其有權有勢的人,至少在通州來說,還沒有人能被他放到眼裡。

明裡暗裡,兩道上的人有些時候都要看他臉色行事。

但是今天,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可能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內心也是第一次出現了恐懼

“在下葉正天,敢問先生高姓大名?”老者賠笑道。

未完待續 ··· ···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