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5日04點52分Z105次列車從鄭州開往烏魯木齊,透過車窗,杜珊珊大聲對母親說,在車上照顧好自己,餓了買點熱盒飯吃,別不捨得,到了地方照顧身體,別太累,不行了就回來。

如果不是女兒杜珊珊患白血病,今年56歲的徐玉真或許在家休養身體,也或許幫兒子照看孫子。但是為了給女兒掙錢看病,已經是積勞成疾的徐玉真,從河南周口老家,坐車70多個小時,到千裡之外新疆尉犁縣摘棉花。摘一公斤棉花可以換2元錢報酬,徐玉真摘兩個月棉花可以為女兒買一盒格列衛藥續命。

9月初杜珊珊回周口西華老家辦理身份證的時候,和姑姑聊天,無意間得知道母親準備今年去新疆摘棉花。得知這個消息後,杜珊珊極力反對母親去新疆採棉花。因為在2015年時候,也就是她剛生病時,母親為了給她掙錢看病,去新疆摘棉花。母親在新疆時累的全身痛,痛疼難忍靠吃止痛片止痛。

杜珊珊清楚的記得母親從新疆到家那一刻,母親下車時候背著麻袋,累的直不起腰,坐了幾天幾夜的火車,也沒睡好,到家那天飯都沒吃,坐在麻袋旁邊睡著了。杜珊珊說,這次說什麼也不讓母親再去新疆摘棉花。為此事,杜珊珊和母親爭吵過。

圖為杜珊珊給母親買燒餅火車充飢。

為了給女兒掙錢買藥,徐玉真偷偷的瞞著女兒去新疆。徐玉真原計劃9月15日從河南漯河火車站坐火車去新疆庫爾勒,但是9月份去新疆採棉工很多,車票不好買。徐玉真和老鄉們只好從鄭州轉車去新疆。9月14日下午徐玉真坐4個小時大巴車到鄭州火車站,趕第二天凌晨5點去烏魯木齊的火車。杜珊珊從家人口中得知母親執意要去新疆採棉,9月14日夜晚11點半,杜珊珊在鄭州火車站見到了母親。她拉著母親的手,不想讓她去新疆摘棉花。

在火車站的候車廳陪杜珊珊陪母親度過一夜,聊著聊著母親困了,候車室空調溫度開的很低,雖然她也冷,但是悄悄把外套脫下給母親蓋上。

9月15日凌晨4點半,距離火車開車還有半個小時,杜珊珊輕輕的叫醒了母親,但是杜珊珊此刻多想讓母親再多睡一會,多想讓母親在家裡睡個安穩覺。這一刻叫醒母親,杜珊珊覺得自己好殘忍,如果不是為了自己,母親不至於露宿在候車室。

9月15日04點52分Z105次列車從鄭州開往烏魯木齊,透過車窗,杜珊珊大聲對母親說,在車上照顧好自己,餓了買點熱盒飯吃,別不捨得,到了地方照顧身體,別太累,不行了就回來。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送媽媽上火車的那一刻,拚命的忍住眼淚不讓落下,不敢讓媽媽看到我落淚的樣子,不敢讓她擔心我。就這樣隔著玻璃,看著弱小卻偉大的她。拚命工作掙錢卻趕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生活的艱辛無奈!火車走了,我蹲下大哭了一場,生病三年多以來第一次放聲哭泣,原本以為我不會落淚,看到火車走的那一刻,心裡一萬個不捨,不想讓我媽去新疆,不想讓她再為我操勞!”

鄭州到烏魯木齊需要30多個小時,為了省錢。徐玉真選擇坐硬座而不是臥舖。

她也知道身患白血病的女兒做公益一年多來1000多名病人發起募捐,數百人憑藉善款獲得了及時治療。只是希望女兒在幫助別人的時候,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別把自己累壞了。

這個是徐玉真第二次去新疆摘棉花,第一次是2015年時,女兒剛得白血病,花費數十萬元,家裡實在是沒錢給女兒看病。她聽老鄉說去新疆摘兩個月棉花就能賺1萬多元錢,就毫不猶豫的去新疆摘了2個月棉花。而今女兒靠

吃格列衛續命,一個月吃藥就要2萬元錢,自己去新疆採棉2個月,可以賺1萬元錢,能給女兒買一盒格列衛藥續命。

經過30個小時的車程,列車到達烏魯木齊。在工友中,體重只有90斤的徐玉真顯的十分瘦小。

工友說,再轉一趟火車就到庫爾勒了,想著很快就能到達目的地,徐玉真難掩內心的激動。

在得知母親還在趕往目的地的路上,杜珊珊在發了一個朋友圈:

夜已深,窗外的雨,窗外的風,想著媽媽還在火車上去往新疆的路上徹夜難眠!生活為何會這樣?

1208個日日夜夜,與白血病對抗的日子裡,為我操碎了心的爸爸媽媽,一場病,毀了我們整個家,爸爸媽媽一夜之間老了十幾歲。

曾經的日子多麼美好,曾經的歲月總是在腦海中迴盪,白血病,讓我吃垮了家,讓家裡增添了數額的外債,就是因為這場病。

經過9個小時的火車,徐玉真和工友們,在9月17好凌晨到達庫爾勒火車站,夜晚的氣溫只有幾度,衣服單薄的她,被凍的縮著身體。

從新疆庫爾勒火車站到新疆尉犁縣涇明鄉的棉地還有110公裡的距離,農場負責人安排大巴車接徐玉真和她的工友去棉地,但是時間太晚了,為了安全客車夜晚不能運行,只能等到天亮才能發車。

9月17日上午9點,經過5個小時的車程徐玉真終於到採摘棉花的地方,宿舍是一間簡陋的大通舖,8個人擠在一起住。

簡單的收拾後,徐玉真便下地採棉。棉花約有半米高,患有腰間盤突出的徐玉真只能跪在地上摘棉花,新疆早晚溫差大,早上的露水將衣服打濕。

徐玉真說,剛準備去新疆摘棉花時,不敢告訴女兒,害怕女兒有心理壓力,只希望女兒能快樂的度過一生,只要女兒過的好,自己和老伴就知足了。

今天辛苦了一天,徐玉真採摘了50公斤棉花,賺了100元錢,一盒格列衛售價10500元錢,需要採5250公斤棉花才能買到這盒藥。而女兒沒有生病前,徐玉真從來沒有乾過農活。

從早上7點下地採棉,到夜晚9點結束,徐玉真勞累了一天,從地裡搬運數百斤的棉花,累的她手臂麻木,晚飯吃不下。她說,給閨女掙錢買藥,累也要堅持下去。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