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在這個世上誰能不面對痛苦,有的人面對痛苦的時候喜歡發洩出來,讓世人都知道,而有的人則喜歡把痛苦深埋在心理,誰也無法窺探。下面這三個星座的痛苦,你就看不到。


天蠍座

天蠍的神秘氣質與生俱來,不論他們的心思多麼雜亂難懂,又是多麼善變,卻總有一種令人想要去了解的吸引力,如同他們心中永久都隱藏著一個隱秘,讓人充滿了獵奇的想法,很想要一探究竟,可是卻總像是水中望月,還認為

知道了什麼,又常常墮入另一個迷惑。


這就是天蠍,只需是他們不情願奉告的,他人就是再怎麼細心調查,也最多是一知半解,真實的含義永久不會揭曉,如同他們深藏在心中的悲傷,再有冤枉,眼淚也不會當著在乎的人面前表露出的。

執著的天蠍,不需求任何方式的憐惜,更不需求說教,道理他們悉數都懂,僅僅那份想愛卻不能再愛,想恨又無法真的恨下去的痛,又有誰能真實了解,倒不如不說,橫豎偽裝剛強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冷漠的形像也不是後來才有的,既然在他人心中自己早已是對什麼都無所謂的人,那麼就算吐露心聲,表達出不滿或悲傷,也是不會引起多大的共鳴的,甚至會引來質疑的眼光,無理取鬧的惡感,知道會這樣,還不如把悲傷悉數都壓抑在心中,找一個安靜的當地用自己的方式開釋,然後通知他人自己一向都很好,僅僅心中的痛是那麼鑽心,快要不能呼吸了。



水瓶座

或許在許多人眼中,水平就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敢愛敢恨,沒有一絲煩惱的星座,可認為了他們所追求的自我生活,而歷來不在意塵俗的眼光,也可認為了心中柏拉圖式的愛情,而天馬行空的斗膽想像,隨便他人怎麼說,他們照舊依然故我的,只需高興就好,可誰曾想到過他們心中歷來就沒有說出來的悲傷心情。

越是體現的什麼都不會在乎,整天高興得不得了,就越有可能把痛都藏在心裡,水瓶就是這樣的,由於理性自重,儘管反傳統,卻也會止於激動,知道什麼是該做,什麼是不應做的,由於重友誼,情願費心的為朋友排憂解難,當一個勝任的被傾吐目標,由於許多工作說出來就會舒暢好多。



可是,如此慷慨大方的水瓶,卻不情願把心中的不爽和灰心喪氣通知他人,哪怕是最要好的朋友,最多也僅僅很淺薄的說到,但不會細說。

並不是有意把自己的心思藏起來,而是他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從哪說起,只好不斷的壓抑自己悲傷的心情,就如同是漠不關心,偽裝自己不知道也就沒事了,不說不去傾吐,也就認為一點都不痛,但這都不是真的,一個人默默的流淚就是最好的依據,能夠壓抑住不體現出來,但壓抑不住受傷的眼淚,心也在微微的哆嗦著。


處女座

這個氣質高雅的完美主義者,是很在乎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的,所以不論什麼時候,都會十分留意自己的言行,就連喜怒哀樂的表達也要有個度,是不允許超越邊界的。正是由於這般的按計劃行事,批判的性情加上不肯他人說他們的不是,喜愛裝出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所以,悲傷的心情也水到渠成的被壓抑在了心中。

或許有時候也忍不住想要宣洩出來,但太過沉著的心堅決了壓抑的挑選,期望自己在他人心中一向都是一個強者,所以不論是有多麼的悲傷,也要用淺笑來替代,由於不想他人看到自己的脆弱,看到自己也有無法滿意的要求。



處女就是這樣用心結緊緊的綁住淚水,讓它不能順著本該活動的方向自由的開釋,而是把它藏起來,藏到一個只有

他們自己知道的當地,真的無法忍受了就跑去那裡大哭一場,把想說的話一次說個夠,但在他人面前體現的仍是那麼安靜,那麼自在,如同就歷來沒有發生過什麼,用必定的眼神通知對方不要那麼的少見多怪,該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全部安好,但心中早已濕潤的那一塊是那麼的沉重,真的好累,不知道這樣的堅持能換來些什麼,也不知道這樣的壓抑是不是做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