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女友回家,500元一天,租期20天」——在浙江湖州市打工的19歲姑娘阿莉(化名)因一則網路廣告,隻身去浙江衢州市與發布者徐某見面,徐某圖謀不軌,所幸民警及時趕到。

2月5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衢州市公安局衢江區分局了解到,徐某已因涉嫌強姦未遂被刑拘。

阿莉剛大專畢業,工資不高,要租房,還要還兩萬多元的助學貸款。去年底,她在一個勞務中介網站看到徐某發的「租女友」廣告。

徐某通過微信告訴阿莉,自己是衢州一家公司的老總,有房有車有專職司機,但沒有女友,想租一個回家見父母。

經過半個月的微信溝通,阿莉雖然將信將疑,但還是到衢州與徐某見面。臨行前,她與朋友約定保持聯絡,每隔一段時間就通過微信發定位。

1月9日,徐某到火車站接上阿莉。途中,阿莉與朋友通過微信視頻聊天,讓對方看到周邊環境。

最後,車子停在衢江區一幢三層農居房前,阿莉下車前又給朋友發送了定位。

徐某將阿莉帶上二樓,反鎖房門後開始動手動腳。據阿莉事後向警方陳述,徐某不顧反抗把她推倒在床上,還毆打她,她試圖逃跑未能成功,按下微信語音向朋友呼救。

朋友在收到求救信息後報警。根據定位,民警迅速鎖定案發地。處警警員稱,他們破門而入時,徐某正掐著阿莉的脖子,阿莉的衣服已被扯下。

經查,徐某34歲,衢州人,小學文化,長期無固定工作,此前曾因強姦幼女被判入刑,不久前剛出獄。

相關報道:男子疑妻子出軌半夜赴"情敵"家行刺結果被反殺

(原標題:信息量有點大!男子疑妻子劈腿半夜赴「情敵」家行刺,結果被反殺)

因懷疑同村的董某某與妻子有染,雷某某醉酒後潛入董家,用剪刀捅向熟睡的董某某。董某某驚醒後與雷某某發生揪扯,將雷某某多處捅傷致其重傷。

日前,土右旗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董某某與雷某某是同村農民。2015年8月6日21時許,因懷疑董某某與妻子有染,在一小賣部外,雷某某用拳頭擊打被告人董某某頭部一拳,雙方隨即相互揪扯。二人被村民勸解開後,被告人董某某遂離開小賣部回到自己家。兩天後,雷某某醉酒後潛入董某某家,用剪刀將其腿部捅傷,董某某驚醒後與雷某某發生揪扯,奪下剪刀並將雷某某身體多處捅傷。隨後,雷某某被鄰居送往醫院救治,在包頭市中心醫院住院治療47天。

經診斷,雷某某腹部開放性損傷伴腹內器官損傷;右手掌、右前臂開放性損傷。經鑒定,雷某某為重傷二級,董某某為輕微傷。公訴機關認為,董某某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董某某的刑事責任。董某某的行為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條之規定,構成防衛過當,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法院審理認為,董某某在家中睡覺過程中遭雷某某用剪刀捅傷腿部驚醒後,從雷某某手中奪下剪刀捅向其腹部,造成雷某某重傷二級的嚴重後果,其行為雖屬防衛性質,但明顯超過必要的限度,屬防衛過當,構成故意傷害罪,但應當減輕處罰。2018年1月12日,土右旗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董某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董某某賠償附帶民事訴訟雷某某各項費用總計110223.87元。董某某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罪名及事實均無異議,也願意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各項損失,但由於其目前無經濟能力無法賠償,希望將來出獄後賺錢予以賠付。

相關報道:男子花6萬"娶"回越南美新娘對方懷孕後突然失蹤

回想起過去的3個多月,湖北黃陂男子雷鳴(化名)覺得既像一場美夢,更是一場噩夢:花6萬元娶回的越南新娘

,在與他幸福生活了3個多月後,帶著肚子里的孩子突然消失。如今,雷鳴落得人財兩空,每天黯然神傷。

雷鳴(左)與何婷玉芳的合照本文圖片均來自楚天都市報

6萬娶來漂亮新娘

雷鳴今年31歲,是黃陂姚集人,在漢口一家裝飾公司工作。他說,按當地風俗,找對象需房子車子齊備,少說也要幾十萬元。而他家庭條件一般,所以一直沒成家。

去年10月,雷鳴結識了一名紅安女子丁某,對方是越南嫁來的媳婦,稱可以幫他也介紹一個越南新娘,但需要付幾萬元聘禮和介紹人路費。雷鳴很感興趣,表示想接觸一下。當月7日,丁某帶著3名越南女子來到姚集,其中一名是從事跨國婚姻中介的老闆,一名是在越南當地物色女子的阿姨,另一名正是要介紹給他的對象。

雷鳴告訴楚天都市報記者,那名女子叫何婷玉芳(音譯),護照上顯示30歲,長得端莊漂亮。何婷玉芳對他也很

滿意,第二天雷鳴向丁某支付了6萬元,就開始與何婷玉芳生活在一起。

新婚燕爾幸福甜蜜

雷鳴說,雖然暫時沒有辦理結婚證,但小兩口過得非常幸福甜蜜。何婷玉芳會一點簡單的漢語,在家裡表現得勤勞大方,家人都對她十分滿意。雷鳴也慶幸自己找到了合適的伴侶,他給新娘添置了手機、新衣服,還給路費讓她回越南探望過一次家人。何婷玉芳經常與越南的親人視頻聊天,她的親人們在視頻中見到雷鳴也很滿意。

雷鳴向中間人付款的收條

去年12月初,雷鳴得知何婷玉芳懷孕了,更是欣喜若狂。他連忙著手辦理護照簽證,打算擇日前往越南,一來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二來探望妻子的家人。在等待的過程中,雷鳴每天都沉浸在喜悅中,做事的勁頭更足了,掙的錢

也交給妻子打理,對未來充滿著憧憬。

何婷玉芳的越南護照

懷孕新娘突然失蹤

今年1月11日中午,雷鳴發現何婷玉芳出門了,他也沒太在意,以為到附近串門了。直到下午5點,他依然不見妻子的蹤影,打電話也不接。到了晚上,雷鳴終於撥通了電話,何婷玉芳說自己已到了福州,請雷鳴不要找她。

雷鳴一下子懵了,他在村頭走訪得知,當天下午,一輛車開進村裡接走了何婷玉芳。他從村民們的描述中得知,來人正是當初陪妻子來的婚姻中介老闆。

此後幾天,雷鳴反覆撥打何婷玉芳的電話,偶爾接通,對方有時說不回來了,有時又要他過段時間去越南接她。1月26日,雷鳴最後一次與何婷玉芳通上電話,她說已打掉孩子,準備再找一個丈夫,要他別等她了。從那以後,

何婷玉芳將雷鳴親人的電話、微信全部拉黑,完全失去了聯繫。

當地有5名失意新郎

自從何婷玉芳離開以後,雷鳴日漸憔悴,不能接受新娘人去房空的結局。特別是在得知他們的孩子被打掉後,他幾天無法合眼入眠,一下子瘦了十多斤。

雷鳴說,家人和鄉親都知道他娶回了一個異國漂亮老婆,他也宣布準備在臘月二十二舉辦婚禮,親友都邀請好了。「三個多月的美夢,我總共花了11萬多元,如今人財兩空,還在老家落下一個笑柄。」

雷鳴從當初的介紹人丁某處得知,除了他以外,紅安另有4名男子與他有同樣遭遇,都是那個中介老闆帶來的越南新娘,沒過多久就失蹤了。丁某稱自己也只是幫忙牽線介紹,無法聯繫到中介老闆和那些新娘。

目前,雷鳴已向黃陂姚集派出所報警,民警受理了他的報案,正在展開調查。

涉外婚姻也要遵循合法途徑

近年來,有關中國男子與越南女子結婚後發生反悔糾紛的案例,屢有報道。

從事涉外婚姻多年的中介負責人沙先生稱,有意迎娶越南女子的中國男士,一定要打消「買老婆」的想法,須通過合法的婚姻關係才能保護自己的利益。所以,從接觸越南女子開始,就要遵循合法的途徑。任何新娘都要有經過越南外交部和中國駐越南大使館認證的單身公證書、越南護照、中國旅遊簽證,然後在男方有涉外登記資格的民政部門登記結婚。

記者從省民政廳婚姻登記處了解到,涉外婚姻必須通過民政部門登記才有效。近年來,我省公民與越南新娘辦理結婚登記呈增長趨勢,以紅安和大悟等地居多。嫁給中國男子的越南新娘,可以憑結婚證在出入境部門申請一年期的居留簽證,每年延期一次,五年之後就可以申請中國永久居留。

據悉,一些未通過民政部門登記的「黑市婚姻」,除了國籍問題、戶口問題外,還涉及到非法入境、非法居住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