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不知道痛不欲生是什麼感覺,現在我終於體會到了!



       


那種感覺可以令我毫不懼怕地跳樓撞車割腕抹脖,只是我可憐的兒子太小了!太小了!
       



       


事情是這樣的,前一段時間我們單位有紅歌演出,我是工會主席,平時在單位就負責這塊工作,所以排練節目什麼的,必須由我來張羅,白天大家工作都忙,只能趁下班後抽幾個小時排練,好在有婆婆幫我帶孩子,老公下班回去打打下手,我也放心。



       


可是就在演出前一週,婆婆在鄉下相好的一個老姐妹去世了,她說天塌下來也一定要回去看看,我能理解老人間的感情,便同意了婆婆的決定,怕小寶回去添亂,也怕孩子不適應鄉下生活,正兩難間,表姐主動請纓幫我照看孩子。她經營著一間美容店,那段時間生意比較清淡,她說她白天幫我帶孩子,我老公下班去接就好了。



       


表姐三十出頭,一直未嫁,她沒有帶孩子的經驗,但是眼下暫時也真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便只能硬著頭皮把孩子送去表姐那裡,好在小寶平時還算乖巧,經常一個人玩愛派就能玩很長時間。我給他下了很多動畫片,他看煩了的時候也會自己摸索出相機功能玩自拍什麼的。所以每天送小寶去表姐那裡,我都會記得給他帶上愛派。
       



       


那幾日,每天早上我和老公一起把小寶送去,晚上我回家的時候,老公已經接小寶在家了,狀況看上去還比較良好,我便也放心了。可是演出的前一天晚上,我們排練到凌裡才散了攤,但回家卻不見小寶和老公的影子。我正要打電話詢問,老公扛著熟睡的小寶進了門,他身上有酒氣,形容疲憊的樣子,說表姐朋友帶孩子去表姐那兒,小寶和小朋友玩得很好,捨不得回來,表姐款待朋友,他就在那裡順道也蹭了飯。
       



       


聽到小寶玩得很好,我不由得開心起來,再想想最近我忙著單位排練的事情,老公白天上班,晚上帶孩子,也真是辛苦了,於是想著慰勞他一下,便催促著他快去洗澡,可等我照顧小寶睡下卻發現老公早已經四仰八叉的在沙發上睡著了。想想他也真是累壞了,平時他那是能扛了十天半月不發作的人呢?

       



       


我暗自笑笑,拉了塊毯子給老公蓋上,轉身拿了小寶的包包進了臥室。包包裡是小寶的玩具零食還有愛派,我得幫他充電,備著第二天用。可充上電後,我又沒了睡意,靠在床頭上順手翻看小寶的愛派,我在想要不要幫他再下幾部動畫片,正這麼想著,又想到先看看相冊,看看小臭寶有沒有自拍,一定很可愛。
       



       


可是,點開相冊的那一瞬間我愣住了。。。。。。



       


小寶的愛派相冊裡,很多凌亂的畫面,還有短暫的視頻,表姐家熟悉的客廳,印著誇張大花的沙發,激情糾纏的男女。。。。。畫面不全,更談不上專業,顯然是兩個人尋歡作樂,丟小寶在一邊玩愛派,卻沒想到被小寶無意間拍了下來。而我有個毛病,特別反感相機的咔嚓聲,所以小寶的愛派在買回家之初便設了靜音。重要的是,照片上的兩個人燒成灰我也認識!

       



       


那一刻世界靜止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還活著,胸口裡有一團棉花在瘋狂的鼓脹,我呼吸都覺得那麼困難。
       



       


強忍著那種難耐的感覺,我登陸微信,給表姐發了條消息。
       



       


「睡了嗎?」
       



       


「沒有,小寶和阿建到了嗎?」



       


阿建是我老公的小名。
       



       


我沒有接她的話,直接發了一張照片給她。
       



       


她很快回覆:「你。。。。。。」
       



       


我回:「你們太不要臉了!」
       



       


「既然你知道了,我也無所謂了,從小你就比我吃得好穿得好,後來你比我學習好成績好,再後來你比我工作好嫁得好,現在你也知道不好是什麼滋味了吧?我實話告訴你吧,兩年前我們就在一起了,我從來沒怕你會知道,現在你知道了,我希聽尊便!你考慮考慮怎麼處置我們吧,我先睡了!」



       


小時候,姑媽去世早,表姐幾乎是媽媽拉扯大的,我拿她當親姐姐一樣對待,平時有什麼吃的用的,我都會分一半過去給她,她那燈泡水龍頭什麼壞了我也會馬上讓老公去修,對她,我可以說沒有任何一絲防備,可是。。。。。。那一刻,如果她在我當面,我殺她一萬次都有力氣,可是卻又顫抖得那麼無力,甚至一個文字都發不出去。
       



       


不一會,我聽到客廳傳來老公手機振鈴的聲音,片刻,他跌跌撞撞地衝進臥室,抱著我一遍一遍地說對不起,我掙扎開來,狠狠地給了他一巴掌,他竟然也翻了臉:「安小若,你別狠過頭了,你安生點咱倆好好說,你要鬧騰,咱就鬧個魚死網破,我也沒啥害怕的!」



       


那一刻,我怎麼也無法相信,站在我面前的就是我深深愛了很多年,並且死心踏地想要和他白頭偕老的男人!我孩子的父親!
       



       


第二天,單位的演出我沒有參加,去和那個畜生不如的男人辦了離婚手續,家裡的東西我一分沒要,我嫌髒,我帶著兒子住進了單位的單身宿舍,我很想憑自己的能力給孩子一個開心的母親,一份美好的生活,可是我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因為我的心總是那麼疼那麼疼,以至於我無數次地想了結餘生,可是我的小寶還太小,太小!
       



       


我不知道我身體裡微弱的力量還能供我前行多久,我好害怕某天我走不動了,我的小寶怎麼辦?